• 《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莫静枝言策

    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莫静枝言策经历什么,作者秋洺小说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结婚一年,却和老公见面只有两次。第三次见面,却是撞破他和别人……还是在自己的工作室中,是无意之举还是刻意羞辱?本以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相安无事,谁知道这个无良的男人却不打算放过自己,真是没天理!

    《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莫静枝言策

    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明目张胆的挑衅

    “叩叩叩——”

    一阵敲门声响起,正沉思着的莫静枝一下子被拉回了神。

    她敛了敛思绪,将手中的设计图放在桌上,撩撩耳边掉落下来的发丝,淡淡应了一声,“请进。”

    听见回应,外头的人将门打开。

    助理小王双手搭着,放在腹前的位置,微微躬身,一副恭敬的样子,走了进来,汇报道:“静枝姐,总经理说下午有一位重要的客人让您接待。”

    “嗯?”莫静枝稍稍皱了皱眉,有几分诧异。

    想了想,还是问道:“有没有说是谁?”

    “没有。”小王摇了摇头,眼中含笑,“不过啊,能来我们这儿的,想必都是一些达官显贵,更何况是总经理特地吩咐的,应该来头不小。”

    也是,她所在的是一家很有名的设计公司,不会把一般人放在眼里,更是要她亲自来接待……看来,这次来的客人非同寻常。

    莫静枝点了点头,应道:“嗯,好,我知道了。”

    听见这话,助理识趣地就离开了。

    莫静枝将眼镜取下来,一双夺人心魄的凤眼顿时亮了起来,白皙的皮肤,高挺的鼻梁,着实一个大美人!

    黑色的长直发梳成马尾,露出饱满的额头,纵使没有精心去妆饰,依旧美艳动人。

    闭上双眸,她揉了揉山根的位置,身子软软得向后靠在椅子上,有几分疲态。

    深吸一口气,伸了个懒腰,莫静枝回到办公桌面前,继续工作。

    下午的时候,莫静枝拿着东西来到休息室。

    那位所谓的重要客人,正在里面等着她。

    “静枝姐,你来啦。”小王早早就等在了门口,见她朝这里走来,连忙迎上去,却是神色有几分古怪,时不时瞥眼看向休息室的门。

    莫静枝点了点头,继续迈动脚步。

    眼见她越来越近,小王一个咬牙,将她拦了下来,面色有几分为难,讪讪道:“静枝姐,等等再进去吧……”

    莫静枝侧眸,等着她的下文。

    小王脸色愈发红润,有几分尴尬,咽了咽口水,眼神游移不定,不好意思地犹犹豫豫解释说:“那个……休息室的客人在……”

    只是,还没有等她说完,里面便传来——。

    “啊……亲爱的……”

    女人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柔媚。

    不用再说下去,也知道里面正在做着什么事情。

    莫静枝的脸色一沉,心底充满了恶心,抿紧了双唇,还是走过去,直接敲了敲门。

    这大白天,还有人发情?还是发到公司里来?真是不知羞!

    里面顿时安静了下来,随后响起了磕磕碰碰的声音。

    “亲爱的,不要了不要了,快起来……”女人说话的时候带着显而易见的慌乱。

    “嗯?不要?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男人的声音很是慵懒与随意。

    “啊……别……不要这样,有人在敲门了。”女人显然是十分顾忌,小心翼翼接着说,“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我会不好意思!”

    “看到了,又怎么样?”与之形成对比的,却是男人似乎并不太在意的声音。

    “停了啦,被人看到真的不好……”

    饶是女人这么说,但是换上这样有气无力的语气,倒是更引的人心蠢蠢欲动。

    莫静枝愣了愣。

    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

    不过几秒钟,她就想了起来。

    难道里面的那个男人,是她那位合约老公言策?而女人,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莫晓姝?

    微微眯着眼睛沉思,会有这么巧吗?还是在她所在的公司里撞见这样的事情?

    沉下心思,她深吸一口气,一派无所谓的样子,冷淡朝里面的人开口道:“麻烦二位现在出来,到外面来测量。”

    说罢,她便去旁边的椅子坐下来等着。

    见状,小王也是跟着一起走了过去。

    “哎,真是想不到,那个男人长的这么帅,竟然会做出这种事。”小王凑近了莫静枝耳边,叹息着,“真是可惜了。”

    莫静枝静静听着,没有说话。

    不一会儿,门就被打开了,熟悉的两张面孔一下子跃入眼帘。

    竟然真的是言策和莫晓姝!

    莫静枝的心“咯噔”一下,莫名的不是滋味。

    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却是心底控制不住溢出满满的苦涩。

    她和言策结婚一年多,见面的次数却是不超过两次,没想到他在背地里就已经和她妹妹“熟”到这种地步了吗?当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原本以为本就没什么感情,发生这样的事情应该是不会在意的,也可以说是早就料想到,然而事实摆在眼前,真真正正去面对的时候,还是没有免疫成功。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她一定不会嫁给言策。可……当初这场娃娃亲是母亲最后的遗愿,她无法违背。

    但是,现在,她连这桩婚姻,似乎都没有办法好好守住了。

    父亲婚内出轨莫晓姝的母亲,现在她的老公出轨莫晓姝,该说她们母女真是好样的吗?

    莫静枝眼眸中闪过几分自嘲,却又转瞬即逝,在没有人察觉到的时候就隐藏起来了。

    莫晓姝故意挽着言策,大摇大摆地走出来,见到莫静枝,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惊讶大呼:“啊,姐姐?我……我忘了这是你在的公司,刚刚是你在门外说话的吗?”

    说是慌乱,但是搭在男人臂弯的手却是一直没有想要放下来的意思。

    莫静枝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是想要找麻烦的意思,当下站起身,神色淡淡,撇开了话题,“抓紧时间吧。”

    言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没有应声。

    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己的妻子,莫静枝,可是说他们是夫妻,倒不如说是有着婚姻关系的陌生人更合适。

    莫晓姝却很明显没有打算这么轻易放过她,娇滴滴的,脸色微红,佯装羞涩继续说道:“姐姐,你刚刚在门外,应该没有听到什么吧?”

    一直在一旁惊讶的拢不住嘴巴的小王这时才反应过来,听见这话,忍不住低头不屑地瞥了瞥嘴。

    她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莫静枝勾了勾嘴角,眼眸中没有一丝温度,“如果你们不是来找我设计衣服的,现在就请离开,我可不像你们这么闲。”

    莫晓姝脸色稍变,心中涌现出一股不甘心,见身旁的言策没有什么表现,咬咬牙,重新扬起笑脸,对着小王不好意思道:“那个,请问一下,你们这里可以更换的衣物吗?刚刚……嗯,不小心被扯坏了。”

    话音落下,对着莫静枝得意一笑。

    摆明是在炫耀与挑衅。

    小王假意笑着,视线却斜向一旁的莫静枝,等着她的回答。

    莫静枝蹙了蹙眉头,有几分不耐烦的意思,却又很快被压下去,语气清冷道:“快点可以吗?你们已经过了预约时间了。”

    见她依旧没有什么反应,沉不住气的莫晓姝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娇哼了一声,故意靠近了言策几分,看起来像是撒娇。

    言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妻子,眼眸中升起几分兴趣。

    当初这个女人可是一定声称一定要嫁给她,更有非他不嫁的气势,这让言家不得不遵守和莫家的娃娃亲。

    可是现在,见他和她的妹妹如此亲密,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他正是以为她会跳脚,才没有阻止莫晓姝说出那些模棱两可的话,可这结果……还真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虽然刚刚在休息室和莫晓姝什么都没有做,但是眼下这事情,却让他不仅失了想要解释的想法,更是想要表现得更亲密。

    “原来莫静枝小姐如此的冷酷无情吗?”言策挑了挑眉,勾唇一笑,“晓株是你的亲妹妹,连这点换衣服的时间都不愿意给吗?”

    见言策是在帮她,莫晓姝心下大喜,昂了昂脑袋,更有气势了。

    莫静枝这个时候才将视线转向言策,丝毫不留情面,同样的冷淡,“我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况且,我的时间可不是大风吹来的,忙得很。”

    “是吗?”言策眼眸中的兴趣愈发浓厚,随后一凝,“就是不知道,和你们经理说以后,莫静枝小姐还能不能保持你的公私分明呢?”

    赤裸裸的威胁!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浪费时间做那些事的人是他们,耀武扬威的也是他们,现在还要告她一状?

    真是可笑。

    莫静枝冷笑一声,脸上颇有嘲讽的意味,“那正好,让总经理给你们换一个设计师,大不了就是卷铺盖走人,我又何必为了你们两个,改变我的原则?”

    不为所动?

    很好,很有骨气。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人。

    言策双眸微眯,结婚一年来,他竟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这么一个有趣的女人。

     

    第二章你在吃醋

    沉寂许久的心像是一下子被唤醒一般,心情莫名有几分好起来。

    莫晓姝趾高气昂地看着莫静枝,巴不得让人被赶出这家公司,她就是看不得这个女人好过!

    正要说话,却听见身旁的男人继续开了口。

    “在这里测量?”言策环顾一圈四周,有几分不满意,“堂堂一家知名设计公司,就让顾客在员工的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曲腰吗?”

    他在刁难她。

    莫静枝很轻易就感觉到了这一点。

    原本不知道为何,可是看到莫晓姝,似乎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她平静应对,“原本安排的是在休息室,可是那里被你们弄脏了,恐怕不太好。要不,你们改天再来?”

    莫晓姝抬眼看了一眼莫静枝,满脸的得意,身子更加靠近了言策。

    “策,姐姐这边的衣服设计一向都是很有品位的,所以我带你来这里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莫晓姝带着一丝委屈,言策虽然不满她带自己来这里,现在也不好责怪她。

    “没事,你看看你喜欢什么?”

    这里的衣服很多,大多数都是莫静枝喜欢,要想给眼前这个女人穿,她还真有点舍不得。

    莫晓姝得到言策的话,就松开了言策的手,走到了莫静枝面前,本来一张还算清纯的脸,满满的都是化学产品,看着就让人倒胃口。

    不知道言策是怎么看得上眼前这个人的,不过,算了,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她都已经习惯了,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和以往不同的是,言策这一次带回来的居然是自己的妹妹。

    “姐姐,这一次我和策要去参加一次宴会,所以需要一套做工完美的礼服,想来想去姐姐这里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恩,把你的要求写下来,一周后你过来取。”莫静枝眼都不抬一眼,默默地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

    言策双手抱胸,靠在门口,视线定格在莫静枝的身上。

    这个女人,他不可能不记得,只是和她相交很少,在他的记忆里,她总是一副清清淡淡的样子。

    比起外面那些女人,真是让他索然无味。还是第一次看到她工作时候的样子,还真的是十分有趣。

    仔细看看,她倒也是一个美人,这张脸比起和她站在一起的莫晓姝明媚了很多。

    言策蹙眉,她好像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带着莫晓姝过来这里。

    莫晓姝坐下,拿着笔在白纸上涂涂画画,一会儿便把要求写好了。莫静枝几乎不用看都知道她的要求是什么。

    毕竟也是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的人,莫晓姝喜欢什么样的,她闭着眼睛都能够猜到。

    粉色,修身,露肩……

    算了,毕竟是客人,莫静枝也没有说什么,叫了一边的助理过来。

    “小王,你准备一下,我大概画一个设计稿,看看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小王还是一个新人,看起来没有什么经验,所以动作有些缓慢,莫静枝重重的把手中的长尺掷在桌面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小王,你还想不想干了。”

    “来了,来了。”小王心中一僵,静枝姐今天怎么那么凶啊,之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姐姐,你怎么那么粗鲁呢。”莫晓姝故意说道,转身又靠在了言策的身上,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

    是啊,自己怎么比得上莫晓姝这样做作呢。

    “我怎么样,和你应该没有关系吧,我在训斥我的助理,还请你不要多话。”莫静枝声音不大,却刚刚好传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内。

    莫晓姝什么时候被人这样骂过,而且还是当着言策的面。

    她顿时就不乐意了,碍于言策她又不好发作:“策,我只是好心的提醒姐姐而已,又没有别的意思,姐姐那么凶我干什么。”

    她整个人趴在了言策的怀里,言策单手搂着她,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低着头,不知道在和她说什么。虽然听的不清楚,但是一会儿莫晓姝就开心的笑了,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恶心!莫静枝无意间抬头看了一眼,心底暗暗的评价,手中的画稿也在那一瞬间划出了一道长长的痕迹。

    真烦,莫静枝把纸团成一团,随手扔在一边的垃圾桶里,由于过于随意,纸掉在了外面,小张快速的捡进了垃圾桶。

    “静枝姐,你没事吧。”像这种画稿,对于莫静枝来说应该是十分熟练的,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差错。

    大概十分钟后,莫静枝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

    “好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她画了大概二十分钟,两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腻歪了而是分钟,也不顾忌一下有别人吗?

    “姐姐的画工真是不错,我很喜欢。一周之后我会过来取的,谢谢姐姐了。”她含着笑,貌似十分真诚的道谢。

    换来的确实莫静枝满满的不屑:“你喜欢就好,我还要接待别的客人,没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就走吧。”

    莫静枝让小王把画稿收了起来,正要离开的时候。

    “等一下。”

    一直没有和自己说话的言策,这个时候居然开口了。

    莫静枝顿时停了下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一脸笑意的看着他:“请问,还有什么事情。”

    “你这里,女装男装都可以定做是吧。”

    “是的,都可以定做。”

    “策,你要做礼服吗?可是歌剧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答应陪我去看的。”莫晓姝拉着言策的袖子,柔声说道。

    言策从钱包内拿出两张票:“你不是说你一个朋友很喜欢看歌剧吗?今天你就和她去吧。”

    言策的意思是不陪她了吗?莫晓姝咬了咬牙,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

    要是能够让言策陪着自己去看歌剧,那多有面子啊。

    “你不去我就不去,我留下来陪你好不好。”

    “不必,既然票都买了,要是不去的话不是很浪费吗?你应该知道我最不喜欢的就是浪费的女人。”言策弯下身子拍了拍她的脸。

    宠溺的让莫晓姝红了脸:“那好吧,那你晚上陪我吃饭好不好。”

    “恩,好。”

    莫晓姝纵然百般不愿意,但是言策都这样说了,她也只能够乖乖的拿着歌剧的票离开了。

    待人离开之后,这间不算大的屋内只剩下这两人。

    “你留下来干什么?”

    “我不是说了,我也想要定做一套西服。不知道凭借着我们的关系,可不可以打折。”

    莫静枝瞥了他一眼:“言总还缺钱?”

    “我当然不缺钱,但是看你不情愿的样子。”

    “既然你看出我是不情愿,那还不快离开。言总这样的身价,恐怕应该穿不惯我这里的衣服。”

    言策含着笑,嘴角上扬,看来留下来还是有些意思的。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啊,我还以为你看到我和莫晓姝在一起的时候……”言策顿了顿,突然弯下身子。

    猛地靠近了莫静枝,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边:“我还以为你吃醋了呢。”

    吃醋?莫静枝笑了笑,她怎么可能吃醋,要是她一直吃醋,还不酸死了?

    “你想多了,小王……”莫静枝还想说什么,言策又开口了。

    “别着急啊,你是我太太,我喜欢什么样的,你应该是很清楚的才对。”

    莫静枝尴尬的笑了笑,他怎么说的出口的,她怎么可能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呢?结婚一年自己见他的次数寥寥数计。

    别说他的喜好的,要是他再不出现,自己可能会忘记他的样子吧。

    “那也要设计看看,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我说了不必就是不必。”言策突然靠近了她几分,有了前车之鉴,莫静枝快速的反应过来,往后退了一些。

    言策顿了顿,又往前走了几步。

    莫静枝退无可退,直接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往左边闪躲的时候,言策一只手横在哪里,眉头轻轻一挑,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好像从来没有这样认真的看过你。”言策伸出手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摩擦,柔软的触感让他指腹产生一种异样的感情。

    她没有化妆,皮肤却是意外的好,他身边的那些女人好像从来没有那个敢不化妆站在他的面前。

    就算每天早上,他见到的时候,都已经画好了妆容。

    “你……你放开我,我和你没有那么亲密。”莫静枝捏着自己的手,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策,你们在干吗?”莫晓姝张大了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就在言策出神之际,莫静枝直接推开了言策,言策退后了两步,才停了下来,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悦。

    “姐姐,是你说对策不感兴趣,是你说早晚会离婚的,所以我才和策在一起的,你怎么一转眼,一转眼就……”

    两滴眼泪直接落了下来,她也不怕脸上的妆容就这样掉了。

     

    第三章之前的学长

    “你说,早晚会和我离婚?”言策其他的没有听下去,单单的把这句话听到进去了。

    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居然早就决定和他离婚了,要不是莫晓姝告诉自己,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知道。

    莫静枝没有说话,她简直觉得自己比窦娥还要怨,这件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看来,好像是自己欺负了莫晓姝一样。

    “你们能不能出去,我等一下还有别的客人。”

    察觉到言策的目光,莫静枝下意识的回避,离婚是必不可少的。难道她还要浪费她所有的青春,在这个根本就不可能的人身上吗?

    “策,你说过你会和我在一起一辈子的,你就原谅姐姐吧,姐姐毕竟她和你是这样的关系……心底肯定不舒服,你别怪她了。”

    这句话说出口,莫静枝脸都白了。怎么感觉,是自己招惹言策的?

    言策不悦的转头看了一眼莫静枝,轻轻的拍了拍莫晓姝的后背:“别哭了……”

    “策,我只是害怕你离开我而已,所以才……”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面对这样一个真心告白的女人,往往是最没有办法的。

    “我不会离开你的,我言策说话一向算话。”

    莫晓姝喜极而泣,偷偷地躲在言策的怀里,莫静枝深吸了一口气,默默地转身,不再注意看这个人。

    这样的场景,看的莫静枝一阵刺眼。

    “我还有事先进去了。”莫静枝深深的看了一眼莫晓姝才拿着自己的东西离开。

    就算她说过自己会和言策离婚,但是现在比较还没有离婚,她就这样迫不及待的招惹言策。

    这个男人?提到言策,莫静枝眼底闪了闪,红唇轻抿,纵然之前有再多的感情,现在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了。

    “策,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但是我真的太爱你了,看到你和姐姐走的那么近,我真的很难过。”

    言策不想解释,也觉得没有必要解释,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犹如哄骗孩子一样哄着她。

    曲剧的时间,是过去了,言策让人开车带着两人回去。

    莫晓姝依旧靠在言策的怀里,一只手轻轻地点着言策的胸口:“策,今晚我不回去好不好。”

    表面上,言策对她很好,足够让任何一个喜欢言策的女人羡慕。

    可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言策只是对她很好,其他的根本就和别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

    言策低头看了看,稍稍有些不耐,伸出手将她的手拿了下来。

    “乖乖的回去休息,我明天来找你。”

    莫晓姝咬着牙,她已经这么主动了,言策不可能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你是不是生气了,我……”

    “晓姝,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敏感了,你是不相信你自己,还是不相信我。”

    隐约察觉到言策的怒气,莫晓姝顿时乖乖的闭上了嘴,安安静静的靠在言策的怀里,眼底划过一丝怨恨。

    莫静枝,你给我等着。

    言策转头看向窗外,好似在欣赏外面的景色。

    脑海之中却浮现出莫静枝今天下午那冷漠的表情,还有自己指尖那触感,好像还留在自己的指尖一般。

    他嘴角一勾,却又立马收了起来,看起来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结婚一年,言策过着和没有结婚没有什么两样。

    还记得当初结婚的时候,他抱着好奇的心态,想要接触接触自己那个未婚妻,可是她的态度。

    想起来,言策就觉得不大高兴,她的态度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单单看今天的样子,好像也没有把他当做是她的丈夫。

    “小王,你好像很很气的样子,是气我刚才对你大声了?”莫静枝拍了拍小王的肩旁,说道。

    小王立马摇了摇头:“没有,你也是为我好。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个男人是言策,就是那个言策啊。”

    莫静枝点点头,自己当然知道是言策了,就算还没有嫁给他之前,自己就时常在各大新闻中看到过他的身影。

    “对啊,你不知道刚才站在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其实不是她的女朋友。”

    “你怎么知道的?”莫静枝有些意外,小王应该不知道自己和言策的关系才对。

    “我当然知道啊。”小王有些得意,女孩子喜欢八卦,莫静枝倒也能理解。

    她很好奇,在小王的心中,是怎么看待言策的。

    “你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换来的确实小王一脸惊讶的神情,莫静枝顿时觉得无趣:“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我没有不想说啊,只是看到你这么八歪有些意外而已。言策这个男人啊,三天两头就换一个女人,真不知道那些女人看上他什么。”小王暗暗地吐槽。

    莫静枝有些好笑:“你不觉得他帅气多金。”

    “长得帅有钱又怎么样,这种男人当当情人就算了,但是当丈夫还是算了吧,谁嫁给他谁倒霉。做他的妻子,就算他每天出去偷腥,按照他的身份和地位也不敢多说什么吧。”

    莫静枝本来还有些笑意的脸,顿时笑意消散。

    很不幸的,那个可怜的女人就是她了,不过好在她没有付出太多的感情,否则会更加的可怜。

    “好了,你弄完这些就下班吧,我也要回去休息了。”

    小王愣愣的站了起来,莫静枝比自己提前走的次数可以很少啊。

    “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那明天见。”

    晚上,不出意外,言策依旧还没有回来,今天莫晓姝哭的那么惨,还不知道他在哪里哄着她呢。

    打开电脑,莫静枝调出这几天的设计稿,看了起来,在电脑的右下角突然跳出了一个页面。

    她好奇的打开,没有想到竟然是给自己的一封邮件。

    这年头,还用邮件的人真的不多了。

    打开邮件,开头便让莫静枝吓到了,这个名字太过于熟悉,有太过于陌生。好像好久没有见到一般,但是在自己的记忆深处还依旧存在着这个名字。

    也难怪他会给自己发邮件,依旧好久不见了,他恐怕早就不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了,唯一能够联系到的也就只有这个邮件地址了。

    这个邮箱,她从上学时候,就一直在用。

    陆舟,那个曾经闻名于大学的风云人物,也是她曾经的学长。当初他一声不吭的离开这里,从那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他突然找自己,是为了什么?

    顺着邮件留给自己的电话拨过去,一会儿电话便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一片静默,莫静枝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片刻一声充满磁性的男人传来。

    那声音带着几分小心翼翼:“是静枝吗?”

    “是我,学长。你留学回来了吗?”有了开头,接下去聊下去也方便了许多。

    “静枝,我回来了。想了很久才想到我唯一能够联系你的就只有邮件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土。”

    莫静枝噗呲一笑,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一些:“学长,你还是那么幽默。”

    “原来你还记得?”陆舟轻笑了一下,眸子又柔和了几分,他有些紧张的摩擦着自己的手指,努力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正常。

    莫静枝有些尴尬,她记得什么,自己怎么不知道,不过她也只是把陆舟的话当做随便的一句话。

    “学长,你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静默了许久,陆舟才开了口:“静枝,我们很久不见了,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你有时间出来一趟吗?”

    “现在?”莫静枝看了看外面。

    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个时候出去,是不是不太好。

    “现在就算我找你你会出来吗?我记得你可是乖乖女啊。”

    莫静枝脸上一红:“以前的事情就别拿出来说了,这么久过去了,我也会改变的。”

    “那你改变了吗?在我的记忆里面你永远都是那个女孩。”陆舟的声音好像一条时光的长河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怀念。

    “学长,吃饭的地点在哪里?我也有很多话和你说。”

    “你决定就好。”在哪里根本就不总要,他只想要见她。

    莫静枝想了想:“不如明天吧,明天下班之后,我比较有时间。”

    “好,地点你定,定好了,你告诉我。”陆舟声音带着几分留念,硬生生的想要让莫静枝想起过去的一切。

    “那明天见。”

    挂完之后,莫静枝的心跳的飞快,她在紧张!莫静枝自己就感觉到了。

    言策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横在自己的额上,脑海中又浮现出了莫静枝的脸。

    今天的他好像得了魔怔,不断的想起那个女人。

    “扣扣扣……”门敲响了三下之后,才被打开。

    秘书漫步走了进来,身材高挑,面容靓丽,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居然是言策首席秘书。

    正如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人,却偏偏的要靠才华。

    她一脸正经,没有多少笑意,跟着言策这么久,她也了解言策的性格。

     

    第四章不一样的酒会

    就算曾经自己对他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心事,被三番两次的警告过之后,自己也明白了。

    言策虽然不羁,但是在工作和生活上,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你调查清楚了吗?”言策手指轻轻地瞧着桌面,好似毫不在意的问道。

    秘书调查的很快,不愧是言策的得意秘书,在此期间不过一个小时而已。

    不过,要是没有这样的工作能力,也不能留在言策的身边。

    她微微弯下了腰,大概也没有想到,言策居然会让自己调查一个女人的事情,难道总裁对自己这位,平时可有可无的太太,突然有了兴趣了吗?

    “莫静枝这一年除了设计礼服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呆在家里,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

    两点一线,指的就是公司家里两头跑。

    不知道为什么,言策听到这个事情之后并没有什么意外。

    “恩,我知道了。”

    言策顿了几秒,却又看到秘书依旧站着没有离开,言策微微不悦,他不喜欢别人违背自己。

    “还有别的事情吗?”

    秘书斟酌了一番,只好说了起来:“刚才我去调查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她好像在皇朝酒店订了两个位置。”

    她订了位置,要和谁去吃饭。

    不是说她这一年过得是两点一线的生活了,难道她还有什么重要的人。

    需要定在皇朝,这样的酒店。

    “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

    言策挥了挥手:“恩,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好的,总裁,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吧。”

    言策没有说话,秘书开门离开,而言策的脑海中依旧还在想着她订了位置的事情。

    而且还是两个位置,在皇朝吃饭,恐怕不仅仅吃饭那么简单,他去过那边很多次,不言而喻的每一次都会留在哪里。

    她去哪里?是和谁,和男人吗?

    傍晚,莫静枝冲着小王挥了挥手:“再见。”

    莫静枝走出公司,一脸轻松,今天是要去见学长的日子,莫静枝心中暗暗的有些兴奋。

    言策坐在车内,静静的看着她,突然打开车门直接把这莫静枝,把她塞进了副驾驶座内,自己也跟着上去。

    看清楚来人的时候,莫静枝脸上惊恐的表情归于平静。

    “怎么是你,你把我拉上来做什么?”

    连着两天都见到言策,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而且特别的是,他今天竟然把自己拉进车内,不知道究竟要做什么。

    “你下班了。”

    “恩?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还有事。而且,我们这样也不合适。”

    和言策这样亲密,莫静枝很不适应,只能够往后退了一些,言策面对她这样的梳理,又靠近了一些。

    “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怎么?你现在是要用你的身份压我?”莫静枝没有想到他居然是这样卑鄙的人,眼底充满不屑。

    言策顿了顿,还好没有再继续靠近了,莫静枝刚刚想要松一口气,言策却伸出冰冷的手指,轻轻地握住了莫静枝的下巴。

    “我们只夫妻,法律上名正言顺写着,你难道忘记了。不过这个……我就算在做出一些亲密的事情,恐怕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夫妻?听着着两个字,莫静枝险些笑了出来,言策是怎么说出这句话的。

    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当做妻子了?是妻子的话,他就不会这样对待自己。结婚一年,别说什么亲密的举动了,就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多少。

    “别开玩笑了,让我下去,我真的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处理。”

    “什么事情?”

    莫静枝抿了抿唇,当然不能够告诉他,可是骗人自己偏偏又不会。

    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言策握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想起昨晚秘书给自己的回报,脸上的表情又阴郁了几分。

    “有什么事情,连我这个丈夫都不能告诉的。”

    莫静枝偏过脸:“你今天究竟是吃错什么药了?”

    “我带去一个地方?”言策启动车子,莫静枝又着急了起来,明白知道今天是去不了了,就想要告诉陆舟一声,可是偏偏言策就在自己的身边。

    车子稳稳的停了下来,莫静枝坐在车内不肯下来,还是被言策拉了下来。

    “怎么了,陪我出来就这么不情愿?你知不知道多少女人求着让我陪她们。”

    莫静枝心中一颤,或许别的女人想要他陪着,但是莫静枝绝对不是这样的人。

    “那你去找别人吧,找我干什么?我真的还有事,能不能让我先走,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好不好。”

    结婚一年以来第一次,言策在莫静枝的脸上看到了不一样的情绪。

    那个人究竟是谁?能够让她怎么着急。

    “不行,今天晚上你必须陪我。”

    屋内,光线一下子暗了下来,比起外面,莫静枝适应了一会眼睛才恢复了之前的视线,却还是被这五彩斑斓的光色弄的浑身都不自在。

    “言总,你来了,快快过来喝两杯。”

    跟着言策进入了一间房间,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里面的人就看到了言策,立马献殷勤了起来。

    其中一名高挑女子走了上来,一双眼睛被美瞳撑得大大的,看起来有些吓人。

    “言总,你可是来晚了,一定要自罚一杯。”

    “喂我。”言策低头含着杯子,一饮而尽,美人轻笑了两声。

    莫静枝松开了言策的手,往后面推了一些,满脸的疑问,他带着自己这种地方干什么。

    “过来。”言策刚刚坐在沙发上,抬头看到莫静枝站在门口,顿时眉头一皱,语气不善到。

    莫静枝摇了摇头:“放我回去?”

    “这位妹妹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言总的眼光真的是越来越特别了……比起之前的,更加耐人寻味。”

    莫静枝白了那对自己评头论足的男人一眼,为什么要说的这么含蓄。

    直接说,她比不上言策之前带来的女人就好了。

    什么特别,什么耐心寻味,听着就让人不舒服。

    “不过来?”言策耐着性子再一次问道。

    莫静枝抓着门把手,坚定的摇了摇头。

    言策手中端着一杯蓝色洋酒,气定神闲的看着莫静枝,待杯中的酒喝光之后,直接站了起来,向着她走过去。

    莫静枝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言策竟然直接把她抱了起来,那沙发上刚刚好有一处是空旷的,言策直接把她抱了过来。

    “不过来,我就亲自抱你过来,怎么样,心底是不是很高兴。”

    她高兴才有鬼呢!莫静枝伸手推开言策,从他的身上挪开:“你最好马上送我回去,听到没有。”

    “美人,别害羞啊。策可是头一次带你这样害羞的女人过来,还记得上一个,可是跟着我们一起划拳赌酒的。”

    之前那男人又说了起来,莫静枝死死的盯着言策,他难道就这样预备看着,不准备插手吗?

    她莫静枝和他之前带过来的人,可不一样。他们之间可是有着一层纸面上的关系的。

    突然一杯酒放在了莫静枝的面前:“喝一杯吧,我的酒味道不错,你应该会喜欢的。”

    言策看着莫静枝,莫静枝却迟迟没有伸出手。

    言策突然笑了笑:“看来,你是要我亲自喂你了。我想你也知道,我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第五章我不同意离婚

    想到刚才,莫静枝的脸顿时白了几分,言策说道做到,自己可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她咽了一口口水,轻轻的喝了一口,只觉得那酒冰冰凉凉的,带着股甘甜的味道,十分好喝,比起自己之前喝的橙汁还要美味几分。

    想着,她又喝了一大口。

    “小美人的酒量真好。”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莫静枝擦了擦自己的唇边,她是不是看错啊,自己不过就是喝了一口而已,就算是喝了一大口,也不用用这样崇拜的眼神看着她吧。

    莫静枝不懂的是,这种果酒喝起来虽然像果汁一眼,但是后劲却很足。

    别说是一个女孩子了,就算是一个男人,也不见得会一下子就喝这么大的一口。

    言策默不作声,静静的看着莫静枝一口一口喝着。

    “先生,菜已经做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上。”这是侍者第三次的询问了,良好的教养,使得她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陆舟看了看外面,距离莫静枝答应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可是她一直都没有出现,电话也没有给自己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莫静枝的性格,他一直都清楚的记得,既然她昨天答应自己了,是不可能迟到的,更不用说不来了,除非是出了什么事请。

    “先生,要不你和你的朋友联系一下吧,过不久我们也要打烊了。”侍者十分客气的说道。

    陆舟点了点头:“算了,我想她不回来了,结账吧。”

    东西一口未吃,但是毕竟做好了,陆舟还是拿出了自己的信用卡。

    与此同时,莫晓姝乖乖地呆在家里,想到言策说好的,今天会带自己参加酒会,可是却突然告诉临时有事。

    莫晓姝当然明白,现在她想要得到言策,就不能够把他困得死死的,否则,按照言策的性格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想着正出神,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思绪,莫晓姝接上电话。

    “喂……”

    电话那头顿了顿:“你好,请问莫静枝在吗?”

    是个男人,还是找那个女人的。莫晓姝顿时就有了兴趣,一扫以前的阴霾,语气也变得彬彬有礼。

    “这是莫家,请问你找我姐姐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本来我和静枝说好的晚上一起吃饭的,她一直都没有来,而且手机也打不通,我就担心她是不是出事了……”

    一个男人,这样关心莫静枝。而且听着男人的口气,好像莫静枝还答应了晚上和他一起吃晚饭。

    自己姐姐的那个性格,莫晓姝当然明白。永远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谁都不放在眼底,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答应别人呢?

    “你是说姐姐答应和你一起吃饭,然后爽约了?”

    “可以这么说吧,但是静枝绝对不是那种随便就失信的人,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有什么事情耽搁了?莫晓姝想到什么,眼底迸发出愤怒的火焰。

    哪里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她一定是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又去偷偷缠着言策了,难怪言策今天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语气那样的闪躲。

    她怎么那么不要脸,言策根本就不喜欢她,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她还缠着他干什么。

    她已经失去过了一次,这一次绝对不可能失手,就算是付出所有她都要留在言策的身边。

    莫晓姝闭上眼睛,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双手,一股无言的愤怒,涌上自己的心头,想起了一年之前的事情。

    本来,她是很有机会嫁给言策的,可是偏偏言家指定的人是莫静枝而不是自己,言策最后也是百般无奈之下才娶了莫静枝。

    莫晓姝那边还在想着,但是电话那头的陆舟只好率先开口。

    “你还在吗?我能问你一下莫静枝去哪里了吗?”

    听着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莫晓姝眼珠一转,声音故作轻松:“姐姐和她老公出去了,请问你和她什么关系。”

    “老公?你说她结婚了?”陆舟的声音提升了几个分贝。

    莫晓姝确定电话那头的男人应该是喜欢莫静枝的,哼!没有想到莫静枝平常看起来默默无闻,事不关己的样子,居然还有男人打电话打到家里。

    “恩,她一年前结婚了。但是……”

    莫晓姝顿了顿好像是故意停顿下来的,果然不出他所料,陆舟的声音从刚才带着绝望,现在好像抓到一丝希望。

    “但是什么?”

    “但是,你放心。姐姐和姐夫并没有在一起,他们之间的婚姻只是合约而已,说白了就是为了家里父母而已。不过这位先生,请问你和姐姐是什么关系。”

    莫晓姝冷声问道,带着几分警惕。

    “我叫陆舟,要是你知道她在哪里,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

    “恩,好吧。”

    另一边,言策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身边女人,眼底的目光不自觉带着几分柔和。

    “言总,那我们先走了。”

    屋内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剩下言策和莫静枝。

    “唔……”莫静枝张了张嘴巴,一只手随意的搭在了言策的腰上。

    言策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脸颊,莫静枝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睛:“我的头好痛,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昏暗的灯光下莫静枝的脸红彤彤的,看起来好像一只可口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品尝。

    言策低下头,在她的脸色咬了一口:“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莫静枝歪着头,好像是想了一会,突然傻傻的笑了笑:“我不记得了。”

    言策眼神一暗,她果然不记得了?不过自己今天会让她记得的,言策俯身抱住了她,往楼上走去。

    清晨的太阳照进窗帘,莫静枝皱眉秀气的眉张开了眼睛。

    一只手盖住了自己的双眼,许久才恢复了刚才视线。

    莫静枝稍稍动了动,只觉得浑身发酸,身上薄薄的棉被之上还横着一只手。

    莫静枝隐约觉的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转头看到一张俊逸面容的时候,吓的立马坐了起来,浑身又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言策也缓缓地张开了眼睛,嘴角勾起笑容看着莫静枝:“醒了?”

    “我怎么在这里?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莫静枝咬着自己的唇,自己只是一个不小心,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言策拉着莫静枝重新躺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

    “别闹,再陪我睡一会。”

    睡觉?这个时候她还哪里有心思睡觉。

    莫静枝挣扎的起来,眼底的愤怒显而易见,她瞪着言策:“我承认昨天晚上我喝多了,但是你也不应该趁人之危。”

    “我睡我自己的老婆,也能叫趁人之危吗?昨天晚上可是你扒着我不放,你难道真的忘记,昨天可是你和我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莫静枝眼底淡淡的疑惑,可是言策一脸正色不容自己有所怀疑。

    难道真的是自己昨天做出了那是事情……不可能的,她绝对不相信自己是那种人。

    “你别以为我不记得了,你就可以随便乱说。”莫静枝咬牙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肩上的被子已经滑落了下来。

    言策眼神闪了闪,咽了口口水,声音沙哑。

    顺着言策的目光,莫静枝才看到自己失去了遮挡物,于是连忙拉起了身上的被子。

    “不要脸。”

    莫静枝脸颊上的羞红看起来倒是十分可爱,言策勾着她的下巴,想起昨晚的美好,情不自禁的抬起头,对着她红润唇的就要印上去。

    言策这张脸长得真的很好,精致俊朗的五官,一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只要稍微的看上一眼就会忍不住的让人陷进去。

    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小说全文

    薄情总裁情陷娇妻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