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宋言傅寒深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又名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中主角宋言傅寒深经历什么,作者十三梓白小说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宋言对唐慕年的爱,就像每一朵等待凋零的花。十岁相识,十八岁嫁他为妻,二十四岁时他却对她说,“你出轨吧,这样我就能跟她在一起了。”她苍白着脸,笑靥如花,问他,“如果没有她,我们还能回到过去么?”他笑答,“这辈子,都不太可能了。”那一晚,她哭,他笑。那是他们结婚的第七个纪念日,一份离婚协议跟一个男人是他送她的礼物……*傅寒深,一个外冷内热的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by宋言傅寒深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是他的孩子!

    德仁综合医院。

    在过去二十四年里,宋言从未想过,有一天,身为医生的她,竟会给自己法定名义上老公在外面的女人保住她孩子的问题。

    凝见躺在手术台上,肚子明显凸起的女人,宋言已经完全忘记了思考,呆愣地站在手术室门口一动不动,目光都是呆滞的。

    “宋医生,宋医生?你怎么了?”身边的护士催促她,“快点,孕妇情况很糟糕,再磨蹭下去,孕妇跟孩子会有危险的!”

    宋言呆呆愣愣的,被护士推了几下,才慢腾腾地反应过来,“哦,好……”

    手术台上的温佳期看到她进来,先是明显一愣,接着不可置信,“怎么是你?!”

    怎么是她?

    宋言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对,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是她要来保住她老公跟别的女人的孩子?

    这个问题若要深究,只能说是因为她职业问题。

    身为医生,情况紧急,她无法在这个时候退缩出去,不但不能退缩,还要保持必要的理智冷静,这是作为医生起码的素养,哪怕此时她将要面对的人,是她丈夫在外面的女人。

    第一次,她感觉到自己赖以生存,充满神圣的职业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

    并不理会温佳期的话,宋言深吸口气,冷静地拿过手套,对身边的护士吩咐道,“准备。”

    “不要!滚出去!”温佳期倏然激动起来,额头上渗出层层冷汗,肚子也越来越痛,腿部血流不止的,可她却像疯了一般,顾不上疼痛,不停驱赶着宋言,“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彷如听不到她的话,宋言有条不紊的对护士吩咐道,“孕妇情绪太激动,给她打镇定剂。”

    身体太虚弱了,肚子也太疼了,温佳期根本反抗不了。

    当护士给她注射镇定剂时,温佳期突然怪异的笑了出来,眼珠定定凝视表面平静的宋言,笑得那么讥讽,“你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吗?”

    “……”

    “是慕年的!”温佳期说,“你一定都不知道吧?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后面她说了什么,宋言听不进去,完全好似机械一般,本能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对于温佳期的挑衅,无动于衷。

    然而手术进行到一半时,身边的护士说,“宋医生,不行了,这位太太才怀孕六个月,被送来医院前出了些意外,孩子恐怕是保不住了,再不采取方针,恐怕连孕妇也会出意外,我们现在……”

    深深看了眼躺在手术台上早已经昏迷过去的温佳期,白灯光照射在她脸上,显得脸色苍白无比。

    宋言沉默了很久,才说,“尽力保大人。”

    “是。”

    手术结束后,宋言已经很疲惫了,说不清到底是身体累,还是心累。

    脱掉沾着血迹的手术套,打开手术室的门,宋言从里面走了出来,抬头间隙,睨见站在走廊上身姿挺拔的男人,她倏然呆愣住了。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法定名义上的丈夫——唐慕年。

     

    第2章我才是他的妻子

    唐慕年站在走廊中,身姿笔挺的他,带来一股压迫之感,微抿薄唇,一双黑如深渊的鹰隼定在她身上,淡淡的,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

    宋言只消一抬头,就能瞥见他那张阴沉的脸,诱人的黑瞳似张无形的网,将她困缚。

    相顾无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而压抑的气氛。

    唐慕年外面有别的女人,宋言一直都知道的,要不然为什么他回到家时,身上经常有女人的香水,女人的头发?

    而知道他外面的女人是温佳期,那纯粹是因为曾经有一次,温佳期主动上门来挑衅她。那个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他外面的女人,是暮城赫赫有名的温家千金。

    但让她更加预想不到的是,温佳期竟然怀了他的孩子,并且六个月了。

    “她怎么样了?”宋言迟迟没有主动开口,唐慕年只好面朝她,率先开口询问,只是声音很冷,连看她的目光,也充满了淡漠的冷意。

    勉强很久,连她自己都快不晓得,她现在到底什么心情,张了张嘴,徐徐低声说,“孩子没保住,大人已经脱离危险了。”

    “你说什么?!”唐母罗佩茹刚巧赶来,听到宋言的话,立即大步冲过来,“你说孩子没保住?!”

    扭头看见罗佩茹跟唐家保姆张嫂匆匆走过来,脸上遍布慌张着急之色,宋言一颗心彷如跌到谷底。

    罗佩茹不但知道温佳期是唐慕年外面的女人,还知道温佳期早已经怀孕的事情?

    看样子是这样的。

    罗佩茹大步走到宋言身边,情绪激动之下,怒声质问,“你是怎么做医生的?连一个孩子都保不住,你还配做医生吗?”

    本来看见宋言居然是刚才为温佳期进行手术的人,罗佩茹感觉一阵尴尬,但听了她的话,那种尴尬即刻消失殆尽,有的只剩深深的愤怒,很不得抓住她质问。

    宋言听着她的话,感觉挺可笑的,扯扯唇,叫了声,“妈。”

    “别叫我妈!”罗佩茹脸色愤然,冷声道,“连慕年的孩子都保不住,我没有你这个EX妇!”

    “那您知道,有我老公孩子的女人,是小三吗?”宋言微笑,镇静道,“我才是您儿子名义上的妻子,是唐家的EX妇,而那个女人,是小三。”

    一席话,说得连保姆张嫂都觉得尴尬。

    罗佩茹脸色先是一青,接着黑了下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阵怒骂,“小三怎么了?人家小三起码会生孩子,你生不了还不许别人生了啊?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小三?佳期比你强多了!”

    “行了!”站在一旁的唐慕年骤然开口,声音冷冷的,眼神也异常凛然,“这里是医院,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话语掷地,他率先转身离开,连一句对宋言该有的解释都吝啬。

    低眉,宋言嘴角扯出一抹嘲笑弧度。

    她丈夫外面的女人怀孕六个月,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她形容不出自己此刻的心情是怎样的,但她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千疮百孔的,有点疼。

     

    第3章你让出唐太太的位置

    晚上回到唐家,整栋别墅楼漆黑黑的。

    如今唐家在暮城虽不是只手遮天,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然而现在宋言回来,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她知道,唐母罗佩茹此时正在医院陪着温佳期,不止是罗佩茹在,连唐家的下人都被安排过去照顾温佳期,而温家人得知温佳期出事,自然也都过去了。

    总之一句话,温佳期就是所有人的掌心宝,精心呵护的对象;而她,则像是被所有人遗忘孤魂野鬼,连回到家都是一片凄凄凉凉。

    屋内没有打开灯,也许现在是连开灯的心情都没有,宋言进了屋后,径直朝楼上房间走去。

    然而,刚到楼梯边,客厅沙发中传来“啪嗒”一声,打火机的声响。

    她缓慢扭头,只见客厅中沙发里有一支明明灭灭的火光,有男人正在吸烟的轻微声响。

    那是唐慕年,她知道。

    没想到,原来他在家。

    宋言停下脚步来,手指箍住楼梯扶手,却没有说话,倒是唐慕年率先开了口。

    他说,“诚如你看到的样子,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现在是不是想要一个解释?”

    他的声音微冷,微凉,在暗夜里总有种说不出的疏冷冰凉。

    宋言睫毛轻颤,握住扶梯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她的心不是石头做的,不可能对今天这事一点情绪感想都没有。

    丈夫跟他外面的女人有了孩子,所有人都清楚,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怎么会不想要一个解释?

    可是现在,听到他冷淡到淡漠的嗓音,忽然就觉得,解释变得没必要起来。

    “不用了。”她冷静的说,“我先回房去休息。”

    “也好。”灭掉烟头,唐慕年从沙发中站起来,双手抄进裤兜里,冷冷淡淡的道,“我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好解释的,离婚协议书我会让律师准备好,到时候会通知你。”

    “离婚?”宋言一愣。

    “对,离婚。”目光看向她,尽管隔着黑暗,唐慕年也能大概看到她的身形,但却看不到她此时受伤的表情,“事已至此,这种可有可无的婚姻关系,该到此结束了,你让出唐太太的位置。”

    “然后她被顺理成章接入唐家吗?”也许这个结果,早就在预料之中的,只不过,她没想到会来得这样快,一时间竟有点难以接受。

    唐慕年漆黑的眼眸,在夜里愈发黑得深沉,薄唇轻启,有淡淡的轻蔑,“她会不会被接入唐家,那已经跟你无关,你只需要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即可。”

    镇静的用力深吸了口气,吐出堆砌在胸口的郁积,她缓缓回答了一个字,“好。”

    她的回答,反倒让唐慕年怔忡住。

    这不太像是他认识的那个宋言,她虽明知道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却一直选择缄默,当做没事般不吵不闹。

    这一次,她的干脆果断,真的让他很意外。

    眼底掠过一抹不可置信,但很快,他掩饰掉自己的震惊,又平淡问,“离婚,你想要什么?”

     

    第4章我想要你

    宋言想,如果唐家人就是她今生的劫,是她必须要承受羞辱,那么他们真的成功了。

    因为,唐慕年问出这句话时,她感觉到他的羞辱,尽管他的语气很平淡。

    “我想要什么,你们都会满足么?”抬头,面朝向他,宋言笑。

    唐慕年点头,“虽然你没为唐家付出什么,但你好歹十岁时就进了唐家门做童养媳,于情于理,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

    “那好。”宋言笑得更明媚了,如花儿一般灿烂。

    她缓缓踱步过来,走到他面前,伸出手,一手抓住他的衣襟,一手戳住他胸膛心脏的位置,微笑着,一字一句,“我想要所有,唐家的一切,包括——你。”

    “……”

    “我想要你的心,你的人,你的所有跟唐家的一切。”她微笑着,笑靥明媚,仿若春天佛面的暖阳,只是黑暗中他所看不到的她的眼底,隐藏了很深很深的伤痕,“你能给我么?”

    也许是根本没想到她竟会这么说,唐慕年震住了,身体僵硬着,眼底充满不可置信。

    这跟他记忆中,那个不争不抢,不吵不闹的宋言形成极致鲜明的对比。

    莫名的,他的眼前好似浮现才十几岁时的宋言,像个跟屁虫一般,不论他走到什么地方,她都如影相随的跟着,他驱赶,她不走,他怒斥,她不听。

    在他记忆中,她一直很沉默,对诸多事情毫不上心。

    还是第一次,她如此直白的说出自己的野心,怎能叫他不诧异?

    慢慢的,他推开她,嘴角浮上一丝讥嘲,还未等他开口要说什么,这时门口传来一个愤然怒骂声。

    “还想要唐家的一切?你还好意思开口?”罗佩茹走了进来,身后依然跟着唐家的保姆张嫂,“慕年的孩子你都没能保住,你还有脸开口跟我们要东西?你不觉得自己很不要脸吗?”

    张嫂赶紧去开了灯,客厅一下子明亮起来。

    刚刚习惯黑暗的宋言,被这突如其然的光亮微微刺痛了眼,不由得眯了起来。

    待她适应时,罗佩茹已经走到她身边,一把扳过她肩膀,一个夹带着愤怒的耳光,不期而至的狠狠掴到她脸上,“你说!是不是你嫉妒佳期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才故意让她流掉的?是不是?!”

    宋言被打得遂不及防,一个不稳,身子往后趔趄了几步,脸上是火辣辣的疼,橘黄色灯光下,可清晰睨见她右半边上,有五指鲜明的巴掌印。

    那一巴掌,打得很重,让她眼泪都快涌了出来,“妈。”

    “别叫我妈!”罗佩茹愤怒得脸都几近扭曲,伸出手,颤抖的手指指着她,“宋言,我们唐家好歹也养了你十几年,你不但不能给慕年生个孩子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见不得别人给他生?佳期有什么错?你为什么连一个孩子都见不得?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我没有害她的孩子。”宋言实事求是说,“送到医院的时候,她的孩子就已经保不住了。”

     

    第5章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

    “谁会相信你的话?她只不过不小心滑了一脚,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流掉?你分明就是嫉妒她,害死了她的孩子,也让我失去孙子!”

    罗佩茹早就迷失在失去孙子的痛楚中,哪里还能听得进宋言的话?

    想到清醒过来后的温佳期,得知自己失去孩子后悲悲戚戚的模样,罗佩茹的心简直比她还更疼,所有本该保持的理智,都被温佳期哭着的脸跟泪水冲散。

    大步走到宋言面前,一把揪过她头发,像疯了一般,罗佩茹拧着她的头就往墙壁上砸去,声泪俱下,“我们唐家一直对你不错,慕年爸爸在的时候,对你最是疼爱不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们?这就是你报答我们的方式吗?你还我孙子!还给我!还给我!”

    宋言感觉脑袋很疼,但最让她疼的不是脑袋,是罗佩茹的话,以及……唐慕年此时冰冷的眼神。

    唐慕年斜眸在看她,只不过他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不为所动,对于罗佩茹的行为,没有阻止的打算。

    宋言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心,此时有多冷。

    明明已经不是冷天,可她的心,很凉,被他的眼神冻伤了。

    最后,失去理智的罗佩茹是被张嫂拉上楼的,唐慕年也不知何时离开了,留下了宋言一个人。

    一室,微凉。

    在客厅里呆滞坐了很久很久,宋言忽然轻垂下眼睫,起身上了楼,快速收拾了些东西。

    罗佩茹上楼之前最后对说她的一句话,是叫她滚出去。

    事已至此,心已疼得麻木,她确实也没有必要再留下去了。

    离开,不膈应别人,也不膈应自己,挺好的。

    **

    乘车来到暮城地段不好不坏的公寓楼,宋言提着一小袋东西,站在门前,按下门铃后耐心等待。

    须臾,里面的人从猫眼里看到是她,这才跳下椅子,移开之后,慢腾腾地从里面打开房门。

    面前的门被缓缓打开,宋言看到一个小脑袋首先露了出来。

    她还没说话,门内的小家伙倒是先板起脸,“这是怎么回事?”

    他稚嫩小手指指她提着的东西。

    “被赶出来了。”宋言回,看到面前这张帅气又稚嫩的小脸,很失神。

    小眉头一皱,颇有一股小大人的架势,他又指指她的脸,“那这些呢?”

    “被咬了。”

    她的额头上青紫一片,右边白皙脸上略有浮肿,虽不是很明显,但一眼还是能看得出,她被打过了。

    此时的她,尽管有整洁过自己了,却依旧狼狈得很。

    心底说不出一阵心疼,看这模样,小家伙叹了口气,又问,“终于是要离婚了吗?”

    微垂下眼,宋言扯扯唇,“大体是吧。”

    “也对,男人这种生物都是很难管得住自己下半身的,不是每个人都像我一样,有做好跟你过一辈子的觉悟。”他小身板上前,轻轻将她抱了住,“放心吧,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你要是寂寞空虚了,咱们就找他十个八个去。”

    宋言,“……”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小说全文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同类小说

    小说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