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细语)全文免费阅读-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小说最新章节

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细语)全文免费阅读-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小说最新章节

2019-05-24 19:18:36来源:zzy发布:细语

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细语)全文免费阅读-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小说最新章节中主角又将经历什么,作者细语小说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全文免费阅读本站持续更新中。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全文免费阅读小编和您一起品鉴。枫叶市,一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城市,而居住在枫叶市的人,都有一种古怪的个性,而我们的主人公君细语与他的妹妹,便是其中的住民。麻烦的孤僻症同学,温柔的依赖症学姐,害羞的双人格家里蹲,古怪的白发转学生,多想的谎话学妹,以及夕阳之下,枫叶之中,企图将身体从淤泥中站起,向着光出发的荷花!

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细语)全文免费阅读-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小说最新章节

细语小说《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精彩章节推荐

第十三章 聚会前奏(3)

「我要出去了,再见。」

我说道,向着门外走了出去。

「唉唉哎!你等下啊!你要去哪啊!逃避是可耻的啊!」

我站定回头看着他,说道。

「逃避可耻但有用!」

说完,我便走了出去。

「别啊,兄弟,你到底去哪?我想了一节课了,你总不能让我憋回去吧。」

「憋回去吧,我不听的。」

我无情的打击着许浩然,有句话说的好不是吗?

保护你的敌人,痛击你的对手。

顺便一题,我会在深海试用三叉戟之类的骚东西。

「哇!扎心了,别这样啊。」

许浩然一脸郁闷。

「话说你到底要去哪?」

「你想都没想就跟上来了?」

我好奇的看着他。

「我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

许浩然满脸无奈的表情。

「你可以在课间的时候撩个妹了啊,或者看会小说啊,听会歌啊,不是都行吗?」

「没用的,兄弟。」许浩然拍了拍我的肩膀,痛苦的看着我「我也试着想去做这些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天冥冥之中就让我去找你,我很努力了,我有一种感觉,我仿佛像一个小说里的人物,那种专门用来给作者水字……」

「停停停!打住!」

我阻止了许浩然大胆的猜想,真是的,这孩子一天天在想什么呢,你可是重要的角色哦,这段剧情可是伏笔哦,作者一定没有在水字数哦。

「你要活的积极一点啊,浩然兄,你看,这世界多么美好,你却这样暴躁,这样不好。」

「我已经活的够积极了,积极到我的挚友每天嫌弃我,我却依旧热脸贴冷屁股。」

许浩然苦笑着说出了一个惊人的事实,我也非常愤怒。

「谁?哪个挚友这样对你?是豪哥不?还是小孙?你说就行,我帮你摆平。」

许浩然两眼无神的看着我,样子非常幽怨,我被盯的有点吃不消了,开口问道。

「是小孙?」

「是你……」

终于,他很明确的指出来了,但是我却依旧不慌,而且,我已经想好了对策。

我一脸‘震惊’的看着许浩然,声音颤抖着问他。

「我们……不是兄弟吗?什么时候变成了挚友?我们原来只是朋友吗?」

许浩然脸色一转,想说点什么,但是我绝不会给他说话的机会。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我现在的表情非常精彩,那是一种‘突然明白了什么但是仿佛又不想明白的大彻大悟’的表情,明明在笑着,但是笑容却异常的心酸。

「在我心里一直拿你当兄弟,原来在你心里我只是朋友啊……呵呵,是我自作多情了啊,浩然,不,浩哥,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兄弟,不,我这单方面的兄弟可能有些倦了,想去趟厕所反思一下,那许哥你就先忙。」

我看着许浩然震惊的表情,转头走向厕所。

现在的我的背影,在许浩然的脸里,一定是非常落寞孤独的吧。

=========

在厕所放松了一下,刚推门往回走,许浩然一脸,额,不是很好描写,总之是‘CNM’的嘴脸。

「牛逼,兄弟。」

「彼此彼此。」

我恭敬的对她做了个握拳的手势。

「可以啊,爸爸就打出了苦肉计,你就分别打出了误会计,离间计,亲情计,捧杀计,将计就计。」

许浩然一一列举我刚才分别用的计谋,我向他一笑,露出我的一口白牙,说道。

「兄弟少算一计。」

「哪个?」

「走为上计。」

「牛逼!我服了。」

许浩然佩服的也对我做出一个抱拳的手势,我一鞠躬。

我们两人对视一笑,走向教室。

解释一下,这并不是说我们俩关系不好,而是我们俩关系太好了,好到什么玩笑都可以开,这种无伤大雅的语言算计,基本上每天都会上演,毕竟,生活嘛,总要有点调味品。

当然,这种玩笑不是谁都能开起来的,跟你关系不是很好的朋友,千万别开,还有就是愣头青也别开这种玩笑,因为他分辨不出来这是事实还是玩笑。

就在我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许浩然突然喊了我一声。

「兄弟,你看前面。」

我一抬头,只是正巧看到了一个女生上楼,飘逸的黑发出现在我的视野里,随后便消失。

「怎么了?」

「那不是你前女友?」

「蛤?」

「我说,刚那女生不是你前女友吗?」

许浩然以为我没挺清楚,再次重复一遍。

「你说的是寒芊芊学姐?」

「对,就是她,你前女朋友。」

「兄弟,你这句话有两处错误。」我无奈的看着许浩然,伸出两根手指对着他。「第一:寒芊芊学姐从来都不是我女朋友,我们只是普通的兴趣相同的同伴,第二:她已经休学了。」

「不不不,兄弟,你信我,真的是她。」

许浩然摇着头,仍然固执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是就是呗。」我耸了一下肩膀,停顿一下,继续说道。「那是跟我们不同世界的人,别多想。」

「也是。」许浩然叹了口气,补充道。「倒不如好好珍惜眼前的。」

「问题是我眼前也没人啊!」

许浩然怒喊一声,吓了我一跳,见他蹲在地上抽泣了起来,我也叹了口气,蹲下来,拍着他的肩膀。

「兄弟……我也没有女朋友,所以我们的立场都是一样的。」

「兄弟……」

许浩然看起来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我对他偏头一笑,口齿清晰的说道。

「但是,抱歉,我有妹妹。」

然后,我迅速的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表情变化。

许浩然先是震惊,然后慢慢的想转为平静,但是内心的波动实在太大,压不住自己的表情,最后——

‘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身为许浩然的好兄弟,此次事件的目击者,在这种时候,当然要——

在旁边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

「……」

惜雨本来想上趟厕所,结果发现厕所那个过道被两个奇怪的男生拦住了,她好奇的看向两个男生。

一个男生哭的撕心裂肺,仿佛天塌下来一样。

另一个男生笑的没心没肺,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

仔细一看。

「这不是我们班的吗……」

惜雨捂着头,从这两个男生旁边走了过去。

这下次,全校都知道我们班有两个神经病了。惜雨无奈的想着。

这是自然的,因为围观的,不仅仅只有惜雨一个人。

第十四章 聚会前奏(4)

「这俩人谁啊,怎么一哭一笑啊?」

「你看那个哭的男生,看他哭我也想哭。」

「哎哎哎!你看那个笑的男生,他笑的那叫一个猥琐啊。」

四周的学生议论纷纷,我和许浩然笑哭了一会,便受不了多人的注视,跑回了教室。

「丢人啊!」

许浩然刚进教室,就对我吐槽。

「我只是配合你的演出演大笑不绝。」

「能我哪天找到理由非要干死你。」

许浩然狠狠的甩下一句话便溜回座位。

我一耸肩,目送他回到座位,我也走了回去。

==========

我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今天的课结束了啊。

「细语,走吧?」

「去哪?」

许浩然又跑过来了。

「网吧走起啊。」

「可以。」我收拾着书包,突然想起了什么。「你先去,一会我去找你。」

「你要干什么去?」

许浩然好奇的问道。

「送东西。」

我神秘一笑,向着教室门走了过去。

「那我就先去网吧等你了啊。」

许浩然向着我喊道,我没有回头,对他摆了摆手,表示明白。

骑上我的‘漆黑之龙’向着邮局出发。

毕竟,信在不寄就不太好了啊。

一路上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依旧是如往常所见的事物,小卖部的奶奶在跟旁边文具店的阿姨聊着天,绿化带上的树木在努力的呼吸着汽车的尾气,人们懒懒散散的走在道路上,小孩子笑嘻嘻的打扰着在电线上休息的小鸟,鱼贩在跟一个看似家庭主妇的人互相争吵着鱼值不值这个价钱,阳光正好。

经过一段碎石路,‘漆黑之龙’和我被颠簸的路段搞的一抖一抖,一个不小心从座子上摔了下来,滚到了小河边的草丛上,大字的躺在那里,我揉了揉头,皱着眉头睁开眼睛,看到了仿佛在注视着我的那片云。

我一下次没憋住,笑了出来。

微风吹过,带起河里一丝波澜,小草软绵绵的扎着我,弄的我脸颊非常痒。

我用手肘撑着后面,身子半坐起来,看着对面的大路不时的车辆经过,我从心底,涌出一种名为‘幸福’的情感。

明明无凭无据,但是我却止不住这种‘幸福’感,在这一刻,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幸福这种东西,即使你什么都没经历,但是只要看着,就能感觉到吗?」

我捏着头发,笑着将这句话抛在脑后,又为自己思想的不成熟而憨笑,推起‘漆黑之龙’,再次出发。

=======

「呦,细语。」

在我正要将信放进邮筒里时,发现了一个熟人,他向我打了个招呼。

「下午好,寒叔。」

我也礼貌的回话。

「又来送信?」

寒叔,全名寒冷,是在邮局的一个普通员工,在这个时代,写信这种古老的事情早就已经越来越少了,更多的人更愿意选择用手机短信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当然,微信和QQ更是普及,这个邮局,也是在我闲逛城市的时候找到的,非常的不容易。

「是啊,来送信。」

我腼腆的笑了笑,将信扔进了邮筒,寒叔笑了笑,感叹道。

「不容易啊,现在这镇子上也就几个人回来寄信了,你还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

「还有人寄信吗?谁啊?」

我惊讶的问道,我本以为,寄信这种事,可能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有啊,老李头也会每年来寄信。」

寒叔说道,提到老李头,本来寒叔明亮的眼睛又忽然黯淡下去了。

我察觉到了,于是问道。

「怎么了?寒叔?」

「没什么。」寒叔摆摆手,忽然又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左右看了看,继续说道「说实在的,这些不应该跟别人透漏的,你也别乱说啊。」

我从寒叔的话语中听出了沉重的味道,但这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谚语——

‘Curiosity kills the cat’中文的意思则为「好奇心害死猫」

不过,这只是一个小事情吧,应该没什么关系的吧。

我思考着,等待寒叔接下来的话。

「哎……老李的信件,从六年前就已经发不出去了。」

「发不出去?地址写错了?」

「不,地址没有错,只是……他寄信的人是他的战友。」

「老……李先生是军人?」

「是的,老兵,他从回来后,便开始每年都会跟他的战友写信交流,曾经他的儿孙也让他试试手机等聊天工具,你猜他当时说什么。」

「说什么?」

「他说:人老了,不在想碰这些带辐射的东西了。」

「……」

「我刚来的时候,老李就坚持用写信的方式,当时我还只是个邮差,帮他送信,后来慢慢的,我跑不动了,便由新人开始送,直到6年前,他的信被送回来的时候,我便知道,老李的战友怕是没挺过去……」

「……」

「老李他战友的字迹我还清楚,以前老李给我看过,他退回来的信,我便开始翻看,模仿着他战友的笔迹开始给他写。」

「也就是说,」我顿了一下,看着寒叔「这些年,都是寒叔在跟李先生写信?」

「是的。」寒叔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又接着说道。

「我没法想象老李在发现失去战友后的心情,只能这么办了。」

「……」我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又抬起头问道。

「寒叔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我也不知道啊」寒叔感叹道。「可能是人老了,不中用了,只是想找个人聊聊旧事。」

寒叔再次沉默,可能是准备进邮局了,我目送他离开,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折了回来,笑着问我。

「细语,你年轻,我问问你,你说这事我做的对还是错。」

我笑着看着寒叔的眼睛说道。

「半对半错呗。」寒叔惊讶的看着我,又忽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半对半错……哈哈哈」

我也跟着寒叔笑了起来。

「你们年轻人就是聪明,我发现我的大脑已经僵了一样。」

寒叔感叹道,又再次问我。

「那细语,我在问你,我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我抬头看看天,又看了看邮箱,说道。

「将错就错吧……」

寒叔似乎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一样,也笑着说道。

「好。」

=============

假如,我是说假如,人生如果可以重来的话,你会活的比现在更好吗?

大概是否定的,因为人生这东西,只有一次……

第十五章 聚会前奏(5)

「你是不是死了?去躺邮局这么慢?」

天拓网吧,这只是在枫叶市内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网吧,但是不同的是,他似乎可以上临时,于是,也是变成了我和许浩然常年的聚集地。

当然,像我这种人,身上必然会随时带着一张成年人的身份证,你也别问我哪来的,就当我是捡来的吧。

「卧槽,很远好嘛?我这是连跑带颠才回来的,差点把漆黑之龙的链子骑断。」

「那也太慢了吧,我都打完一句了,凯瑞局,你看。」

许浩然一侧身,让我看他的电脑屏幕,我凑过去一看,TGP上确实是胜利,但是这数据嘛……

许浩然似乎发现了我在看他的数据,大手一挥,说道。

「你明白的,队友坑,差点带不动。」

「行了,你也就吹比强,一会爸爸带你飞。」

我无情的拒绝他,同时拉开旁边的椅子,打开机器。

「呵呵,一会别叫爸爸支援你。」

「呵呵,你就躺好吧。」

我熟练的登上了英雄联盟,邀请许浩然,准备开始游戏。

是的,许浩然比我低一级,他青铜5,我4,我们两人也没什么太大的愿望,也就想这赛季上个黄金,拿个皮肤,拿个框框。

网二‘德玛西亚’这个区还是挺好排的,不一会,我俩便排了进去。

现在的排位机制,比以前好多了,以前的排位,是无法直接选择位置的,需要进去后才能跟队友打字聊天要位置,但是现在不同了,在一开始,便能选择两个位置,进去后,你的位置也会是你选择的那两个位置。

当然,有时候你也会不在你选择的那两个位置,发生这种原因,一般来说只有两个原因。

1:你选择的是补位。

2:你在打排位的时候,是否发现你的开始游戏右面有个小三角,把鼠标移过去会发现上面写着‘位置短缺会导致所有人的匹配用时变高。你也许会被分配到一个不同的位置来抵消这种短缺。’

如字面意思一样,

这句我拿到了中单位置,而许浩然则是打野位。

这简直非常明显,肮脏的中野套路,然而更脏的是。

「细语,你玩什么?亚索?我拿个击飞?咋俩打出个配合啊。」

「中野已经够脏了,你居然还要联动!太啊,还让不让对面玩!我崔斯特,你魔滕。」

「成。」

于是两个流氓就这样轻松愉快的确定了这句的方针——

全球支援流。

崔斯特这个英雄,我们撇开其他的技能不谈,光来说他的R技能。

命运——

显示地图上所有的地方英雄(包括潜行状态下)的位置,持续6\/8\/10秒。

当命运技能被激活,再次试用该技能可以在引导1.5秒后崔斯特传送到5500吗以内的任何地方。

显而言之,这是个暴漏敌方位置与传送的技能,在配合崔斯特的眩晕技能,能达到快速晕人与抓人的效率。

说完崔斯特,我们在说说魔滕这个英雄的R技能。

鬼影重重——

魔滕减少所有敌方英雄的视野范围,并移除敌方英雄的友军视野,持续4秒。

激活时,魔滕能突进到附近任意一位敌方英雄的身边,同时对目标造成150\/250\/350(+1.2*额外AD)点的物理伤害。

突进距离:2500\/3250\/4000

是的,这是一个封锁地方视野与突进的技能,看似美好,但是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如果敌方消失在视野里,便无法突进。

恭喜你们发现了盲点,崔斯特的技能正好能够给魔滕的技能视野,于是,这两个老流氓,相当无敌。

是的,如果按照道理来说,应该无解,额……应该,无解……

但是你要知道,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电子竞技不需要套路……

「哇,兄弟,三级被单杀,仿佛石乐志啊。」

许浩然吐槽着我。

「对面菲兹啊,我能有什么办法啊。」

「菜。」

「别bb了,一会帮我蹲一波。」

「成,我打完这个蛤蟆就去……卧槽!」

听到许浩然的惊叫,我大感不妙,赶忙将镜头移了过去,果然,对方的盲僧已经打完两个buff了,过来正好抓到打蛤蟆的魔滕,很明显,在被反野反到的情况下,被反的那个基本上是无力打反野的。

果不其然,三下五除二,魔滕就被盲僧按倒在地摩擦一顿,还交出了一个死亡闪现。

中野纷纷送出一血,这让下路的薇恩非常不开心,在公屏上打出一个‘?’。

「哇,兄弟,你这怎么被抓了,眼都不插的吗?」

「刚才按错了,眼已经用了。」

许浩然一脸懊悔,我转头看着他。

「看我的嘴型。」

许浩然转头看着我,我默默的做了一个口型。

「Cai!」

「CNBB」

「哈哈哈……我笑了起来。」

You ave been slained.

「卧槽!」

我转过头来的时候,屏幕已经变成了灰白色,崔斯特无力的躺在地上,对方的菲兹依旧在补刀,仿佛好像表示他一直在补兵,只是顺道杀了个人。

「菜狗,不看自己,傻了吧。」

许浩然瞬间就开始了他擅长的垃圾话,我握了握鼠标。

说实话,这波,有点亏……也怪我,没看小地图,光嘲讽许浩然去了,结果什么操作也没做,就被杀了。

虽然心里承认了,但是嘴上不能认输啊,你如果在许浩然面前认怂了,怕是你会被嘲讽一辈子啊。

「没事,问题不大,看我杀回来。」

我淡淡一笑。

这次,不仅下路的维恩发问号了,上单的德莱厄斯也忍不住了。

德莱厄斯「搞啥呢?」

崔斯特「失误,看打野去了,没看自己。」德莱厄斯「别瞎搞了,好好打。」

崔斯特「成」

再次从基地走出来,我不再跟许浩然打嘴炮,准备开始认真玩。

被单杀了两次,我的经验与补刀肯定已经不如菲兹了。

菲兹与其他英雄不同,他本身就有非常强的机动能力,属于强势英雄。

就这么说吧,如果我杀了菲兹三次,他六级以后碰到我依旧照秒不误,而我就不行了,我被他杀了一次,就会进入大劣势,你问我劣势在哪?跟他对线,已经是劣势了……

要找个突破口啊,我思考着……

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小说精彩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光玩游戏的我正被妹妹饲养着小说全文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