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似穿肠毒药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李晴柔司照水大结局

情似穿肠毒药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婚恋生活类爽作者是谁,主角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情似穿肠毒药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情似穿肠毒药精彩章节免费阅读:我病了,得了一种名唤相思的噬骨顽疾。而司照水则是我唯一的解药。。。。。。。...
情似穿肠毒药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李晴柔司照水大结局

《情似穿肠毒药》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第7章 淋巴转移

车子在A大的入口处,停了下来,学校的警卫过来拦人。

再后面的路,就不能容车辆通过我,索性我如今东西也不多,稍微费点力就能走过去。

“总裁,离婚协议书您已经签过字了吗?”

“属于我的那份我已经签过了,你拿去给司照水,就说只要他签了,股份转让书就能生效,到时候你也不必再过来找我了,直接找个律师公证一下,需要办理的材料,都由你全权负责,如非必要,就不必联系我了……”

“是。”

“嗯。”我闻言,举步往前走。

“总裁……”

我一愣,停下脚步,问道:“还有何事?”

“我送您上去吧!”

身后传来婉转的叹息。

我知道,她应该是看出了我的身体不对劲。

我强行压下喉咙里上涌的血气,强调道:“不必了,我一个人可以,以及……这些事情你不要和司照水说,明白了吗?”

“……是。”

陈秘书离开后,我一个人拖着行李上了四楼。

这是一栋破旧的公寓,从落地到现在已经超过二十年了吧,外面看起来十分衰败不堪,原本是A大的教职工宿舍,后来听说学校股份重组后,已经售卖了出去。

蒋如楠,也就是我唯一的闺蜜,毕业后,留在了A大母校教书。

这套房子,是她买来供自己上下班住的,毕竟就在校内,上课时走几步就到了,恁的方便。

“叩叩叩……”

我叩了叩房门。

“谁啊?”

里面传来一声不耐烦的轻哼。

我猜,她定然是当做了哪个不懂规矩的学生,在下课时间跑来打扰她了。

“是我。”

我轻笑着,回答道。

下一秒,房门从里面快速打开,一个身穿浅蓝色睡裙的女人,从里面出来,还没等看清楚她的模样,她便一把将我抱住。

“书桐,你可算是记得我了,真是有了老公忘了闺蜜,你结婚后我们可是有三年没见了啊。”

我知道,她是无心的。

但是这句话听在我的耳中,宛若一根刺,狠狠的蹂躏着我的心脏。

司照水不喜欢我和别人过多来往,为了不惹他生气,结婚后我就尽量避免外出,每天两点一线来往于公司和家里。

直到大学时期最好的闺蜜抱怨,我才反应过来,我为了司照水,居然放弃了这么多。

“书桐,你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了,是不是和你家先生吵架了啊?”

她笑眯眯的看着我,满脸都是喜色,那副模样,分明是盼我盼的紧了。

我一声又一声的听着她唤我原本的名字,李书桐,这是父母起的名字,意为在桐城书写李家的传奇……自出生起,我便是他们的骄傲!

甚至,将这份骄傲寄托在我的名字里。

但是后来,在遇见司照水后,我去了户籍所将自己的名字自愿改为了李晴柔。

因为有一首诗是: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照水爱晴柔!

他是A大汉语言文学系的才子,他一定会明白我的心意……我以为这样他就会懂得我的心,却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始终待我冰冷厌恶。

从回忆中抽离,看着面前这个拥有一张鹅蛋脸,年轻貌美,喜笑颜开的女子,我微微勾起嘴角上翘道:“如楠,我离婚了。”

她一愣,面上的笑意有些凝固,良久,打趣道:“书桐,你别开玩笑了,这桐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李晴柔’对司照水是怎样的容忍和爱啊,你说天塌下来了我都信,可若是说你和司照水离婚了,我才不信呢……”

原来,整个桐城的人都知道我爱他,唯独他,看不见。

我感觉到眼睛上好像又蒙上了一层水汽,连忙摇了摇头,甩掉了湿润的雾气,注视着面前的好友,认真道:“我没开玩笑,我和他离婚了……如楠,桐城的天还没有塌,只是李晴柔要死掉了!”

————

“你先冷静一下。”

蒋如楠将一杯热水塞进了我的手中:“不知道你现在的情况能不能喝茶,还是喝热水吧,安全。”

“嗯。”

我低着头,任由热水的雾气氤氲了我的脸,看着雾气与眼睛里的水分融为一体……逐渐消融了我的心脏。

常听公司的女员工们说,闺蜜比男人重要,因为只有闺蜜才会一辈子接纳你包容你,在你无处可去的时候收留你。

我想,如今的我也到了要无处可去的地步了!

“如楠,我可能要在你这里待一段时间了。”

“你待多久都行。”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暖,照顾着我。

“不用太久,大约几个月吧……”

“……”

我这句话一出来,空气都仿佛凝固了!

沉默了许久,蒋如楠开口:“你说自己得癌症了,是怎么回事?”

我凄然一笑,第一次吐露出真相:“我打掉第一个孩子时,子宫没清干净,残留的碎片感染了宫颈,一直没注意,直到前不久去医院检查,才得知这就是宫颈癌。”

我尽量措辞表现出不在意的模样,好似这不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宫颈癌,致死率百分之九十的女性专有疾病,虽说如今的医学不是不可以治疗,然而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经过医生初步诊断,已经转移到了淋巴关节上……

也就是说,回天乏术。

那个晚上,我一直和蒋如楠睡在一起,夜里,我反复起夜了无数次。

这都是宫颈癌晚期的症状,压迫子宫导致的尿频、尿急、尿管梗阻、肾盂积水……最终再到子宫大出血……

以前医生说一年左右的时间,如今我想,怕是没有一年了,再要不了几个月,我就该和这个人世作别了。

司照水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一个月后,那天是A大一百年校庆。

蒋如楠放弃了手头工作,陪着我坐在人群最后面,感受着次会场的氛围。

人群中有个人,依旧穿着第一次见面时的白衬衫,唇角微微勾起,笑的温暖极了,那一刻,我好像看见了冬日里的梅花盛开了。

“下面有请,我校优秀毕业生代表,司照水先生上台演讲……”

我的眼眶被泪水模糊,望着眼前的人又似乎看不真切,他站在演讲席上,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优雅而又骄傲的讲完了一整篇演讲。

他说了什么,我全然没有听进去。

眼睛里只剩下他保持了全场的微笑,柔和而又光明,我曾为了这一个笑容,付出了我的整个人生,甚于生命。

可如今,这个笑容就在我面前,展现在了台上台下这么多人的面前。

可是,成婚三年,他为何始终不曾对我笑过呢?

迷离中,好像有个人走到了我的面前,他穿着好看的白衬衫,清瘦而又骨节分明的五指,在我面前微微晃动。

“小姑娘,你怎么了?哭的好伤心……是失恋了吗?”

声音如同泉水激石般清脆、好听,只是少了三年来惯有的冷清,语调温柔地让人几乎误以为自己喝了美酒,微醺继而溺毙其中。

“司照水……我好想你。”

我瘪了瘪嘴,将自己几乎模糊了眼眶的泪水慢慢吞了回去。第7章结束

第8章开始

第8章 树阴照水爱晴柔

大学城是每个城市的一道风景线,那些年轻的男女们,相互拥抱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拿着手上的小吃盒,你一口我一口。

望着面前这些年轻充满朝气的面容,我抚着自己苍白到没有血色的脸颊,开始觉得自己如同一个迟暮的老人。

一个月的时间我又呕了几次血,身体差到了极点。

今晚的我,没有化妆,没有打扮,身上穿着最普通不过的棉布长裙,全身上下没有一点装饰,骨瘦嶙峋的身体站在寒冷的冬季里,几乎一阵风就能吹跑……

“啊!”

我正在路上漫无目的的走着,突然被一声尖叫吸引。

面前一个女生揉着自己额头,恶狠狠的骂着:“死老太婆,你眼睛瞎了啊?走在路上也不看着点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谋杀我呢?”

我抬起头,看着面前这个妆容艳丽,青春年少的姑娘,左右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被一双大手揽在怀中,娇呵不已。

我低着头道歉:“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到面前有人。”

“是没看到有人,还是另有所图啊?大妈,我拜托您出门前先好好照照镜子,跟个骷髅头似的还出来吓人,往我男朋友身上撞,怎么?是不是如果我不替我男朋友挡着一下,你就打算趁机撞进他怀里,讹上他啊?”

“晶晶,别说了。”

那个喊她晶晶的男孩子,声音清冷,像极了司照水的声线,我忍不住抬头去看他。

“怎么?还真觊觎我男朋友美色啊,他可是艺术系的系草,你一个大妈,老牛吃嫩草,也好意思?”

女孩子不依不饶,显然是一定要给我难堪。

那个男孩的声音虽然与司照水相似,但他对待身边女孩的态度,却与司照水对我的凶狠厌恶截然不同。

只见男孩温柔的将女孩呵护在怀里,柔声哄道:“晶晶别生气了,我怎么会看上一个老太婆呢,你看她穿着一身皱巴巴的衣裳,头也没梳,脸色煞白,跟个骷髅头一样,全身都没几两肉,比不得你娇柔妩媚……”

老太婆?脸色煞白的骷髅头?

我下意识的抚了抚我的脸颊,昔日桐城第一千金美女,在大家眼里,已然成为了这幅模样了吗?

我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一切……

拼命的躲开人群往黑暗的、没人的地方跑去。

面前的巷子幽深黑暗,老远还能听见背后情侣对我的辱骂,我难过极了,不顾一切的朝着那个没有人能看到我的地方跑去。

到了黑暗里,就没人看到我如今狼狈不堪的模样了,对吧?

“砰……”

没有注意到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我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身上好疼好疼,疼的我原本的没几两肉的脸颊狰狞的拧在一起。

“妹妹,这么晚着急去哪儿啊?要不陪哥哥们玩一下啊……”

几双手开始在我身上摸索,我想喊停,想反抗……

然而全身力气如同被真空抽走一般,只能任由那几双手拉扯着我的衣服,连阻止的力气都没有。

恍惚间,也不知道是谁从头顶打来了一束光。

面前的小混混们突然尖叫一声:“鬼啊!”

“原以为送上门来了一个美女,居然是个恶心的骷髅头,真是晦气,长成这幅鬼样子,看一眼都给爷吓软了……”

小混混们骂骂咧咧的四散着走开了,临走前,还将我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和手机拿走了。

我躺在这个潮湿阴暗的巷子里,疼痛使我没力气起身……

我的眼泪早已流干了,如今心中流淌的是鲜血……一层层的伤痕将我的心脏划出了腕大的血淋漓的伤口。

李晴柔你如今已经沦落到了连混混都看不上强暴你的地步了吗?

他们原本为劫色而来,看见了我的面容,居然宁愿选择拿走我身上的钱财也不对我下手。

我不知道到自己此刻是应该庆幸保住了身子的清白,还是该悲哀连街头巷尾四处打家劫舍的流氓都看不上我的地步……

我一个人不知道在巷子里躺了多久,模糊的双眼前逐渐出现了一双精致的皮鞋,我顺着皮鞋往上往,只见纯白色的衬衫,在冷风中摇曳。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将我扶起来,抱在怀里,一如当初我想象中清冽的梅香。

“李书桐。”

破天荒的,我说了这个已经被人遗忘多年的名字。

他一定不知道我还有这么一个名字,我本等着他诧异的问我,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温柔备至的说道:“书桐……很好听的名字,我叫司照水,‘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的照水。”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我呢喃着,原来他也知道这首诗啊。

可他既然知道,又为何这么多年始终待我冰冷、厌恶?

我尽量撇开头不去看他,我不知道司照水又在和我玩什么把戏,不是已经离婚了吗?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过了,如今他还来找我做什么?

我想挣扎着从他怀里下来,可是我如今没有一丁点力气,只能任由他将我抱着。

恍惚间,我竟然感觉他怀中宛若抱着一个易碎的水晶娃娃,十分珍视的眼神凝视着我,宛若骑士般保护着我脆弱的身体……许是我的错觉吧,怎么可能,司照水这辈子都不会对我流露出这样的眼神。

“你今天见到我跑什么?”

他声音温润,不同于以往的冷冽,更像是梅花绽开的雪中柔情。

我不禁有些微醺!

他说的跑,指的是今天晚上在A大校庆时,他从主席台上走过来问我怎么了的时候……

那时我害怕被他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仓惶逃走,不料他竟找寻我至此。

“我不想被你看见我如今这幅样子。”

我将头深埋进他的怀里,好香的梅花……

明明已经决定要放弃了,可是只要他对我稍微温柔一点,我用尽了全身力气建立起来的理智,就会被全部瓦解。

“我好想你……”

我拼命的嗅着他身上梅花的香气,哪怕这是一场梦,我也希望这场梦永远不要再醒来。

“傻姑娘,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啊?”

他闻言,有些失笑,但他望着我的眼神坚定、柔和,语气也带着几许笑意。

我没有力气抬头看他,鲜血又涌上了我的喉管!

我忍住不将脏血吐出来,只是意识逐渐开始模糊,但我知道他此刻一定笑的温暖极了,我盼望了三年的温暖柔和的笑,总算在这个夜里,得到了……

只是,我没有机会看到了!第8章结束

第9章开始

第9章 徐安然怀孕了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

我看着雪白色的天花板,记忆陷入一波又一波的迷茫。

直到我开始确定,面前的一切不是作假。

我是真的又进医院了。

一个月进了三次医院,呵……

我忍不住苦笑,这次又是谁将我送进来的呢?

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将失去意识的我送到了这医院,还是……司照水?

想到这里,我的眼睛微微湿润,连脑海中的记忆也变得凌乱起来了。

我昨晚见到的那个男人,他拥有与司照水一模一样的容颜,只是,他怎么也不肯承认识我,而我,已经成为了活在这个城市的一具行尸走肉。

正想着呢,被紧闭的病房门居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司照水?”

看见面前的男人,我惊讶极了,这个时间点,他不应该在公司处理工作吗?

怎么会在这里?

他似乎知道我要问什么,眸子微微有些忽闪,略显不自然的答道:“我陪安然来医院做检查的时候,看到了这间病房门口贴着你名字,我就来看看……”

呵,听到这句话我内心一阵酸楚,他果然是不肯再提起昨天晚上的事情。

罢了,既然他否认的这般彻底,我又何必纠结。

“谢谢你,不过你既然是陪她一起来的,还是赶紧回去吧,省得让她等急了。”

想了想,我又补充道:“尽管我们已经离婚了,可毕竟也还是曾经的夫妻,再见面总是容易教人误会的。”

我这个教人,很显然是指他心尖尖上的徐安然,我不信他会听不出来。

“你是在赶我走吗?”

司照水闻言不见如何动作,字一双眼睛注视着我,眼底寒冰不化。

我吸了吸鼻子,倔强的撇过头,不肯看他,也害怕多看一眼泪水就会决堤而下。

“晴柔……”

良久,就在我以为他已经离开了的时候,司照水突然开口:“我和安然要结婚了。”

闻言,我呆滞了半晌。

在被子遮掩下,指甲紧紧掐进双手的血肉里,以此钻心之痛来刺激自己,可以找回声音。

俗话说十指连心痛,感受着黏稠的血液从手心渗出……

手上有多疼,我的语气就有多平静:“是吗?那恭喜你了。”

这一刻,司照水的表情突然有些许奇怪,他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商界传奇,直到这一刻,我依稀从他覆着寒冰的眸子中,看到了些许被融化掉的岩浆……

炽热,却与他自身极度不符。

“你就没有别的话想和我说啊?”

他的声音在颤抖,仿佛在克制着什么。

我低下头仔细想了想,委实想不出这种时候我应该说些什么?

难道要我哭着喊着求他不要娶徐安然吗?

可是即便我求了他又能如何,他那么爱徐安然,等这一刻等了三年,怎会因为我的一句话,一次哀求而放弃……

司照水啊司照水,你何其残忍,到了这种时刻,还要再一次折磨我的神经。

桐城的千金李书桐早已被你百般轻视、践踏,到了如今,我只想给自己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我累了,你走吧。”

我婉言送客。

“你好好休息吧。”

良久,就在我以为他已经不会回答的时候。

他叹了口气,从病房中走出。

我听到门外,有个女人的声音:“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都找不见你……我和宝宝都等着急了呢。”

宝宝?

我瞳孔睁大,一时震撼在了病床上,任手心的血液蜿蜒流出,内心掀起轩然大波。

那个女人的声音,即便化成灰我都认识,除了徐安然不会再有别人。

徐安然怀孕了,这……怎么可能?

她不是一个月前刚刚被强暴吗,这个时候怀孕了,那孩子到底是谁的呢,是司照水还是别的人的……

我一时颅内嗡嗡作响,怎么也不会想到还会听到这么个信息量爆炸的消息。

但我转念再一想,司照水那么爱他,一听到她怀孕的消息就要给她司太太的名分,好让她光明正大嫁进司家,也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

至于这个孩子的生身父亲是谁,又哪里有那么重要?

司照水他分明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个孩子的准备。

这一切对我的打击,无疑是致命性的摧毁。

徐安然怀孕了,怀着一个父不详的孩子要和司照水结婚,而司照水对这一切心知肚明却甘之如饴。

为什么?

我此刻特别想从床上下去,追上司照水,朝他问问清楚,徐安然到底哪里好了,值得他这样为她盘算。

那我呢?

我和我未出世的孩子又算什么?

我也曾经是一个母亲,在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开心不已的告诉他,可我万万没有想到,只等到了他淡漠的眼神,冰冷决绝的两个字眼:“打掉。”

我被迫上了手术台,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从体内流出来。

被那机器伸进我的身体里,几乎要将我的子宫捣碎,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器械,在我37℃的体温里,待了整整一个小时。

那一天,我连麻药都没打……因为我要永远记住自己失去孩子时的痛楚。

而今,我躺在病床上,这一切也都是拜司照水所赐。

他怎么可以在亲自下令打掉了自己的孩子后,还要去娶一个怀着别人孩子的女人。

甚至,为了那个女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摧毁李家在桐城的根基。

情似穿肠毒药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情似穿肠毒药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情似穿肠毒药全部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