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妆皇妃再顾倾国》免费阅读作者一缕相思小说全文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小说在线全文阅读点此进入,主角是哪个章节出场的,小说红妆皇妃再顾倾国步步惊心的层次作者是如何刻画的。红妆皇妃再顾倾国小说在线全文阅读免费精品章节讲述了:金色龙袍男子复杂的看着庄璃:“小璃,你是在怪朕么?怪朕害死了他是么?做朕的贵妃有什么不好?朕可以给你一生的荣华富贵。”“我……不屑。”想了想,白衣女子说出这样三个字,脸上带着依旧的傲然。“你说什么?”果然,皇上听到这三个字,连脸色都绿了,这个女人竟然说她不屑。本以为皇上会大怒,可是他却没有,而是突然间扑过来,一口咬住庄璃娇滴滴的红唇,然后指...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免费阅读作者一缕相思小说全文

庄璃小说红妆皇妃再顾倾国推荐章节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 第三章 将军遗命

“啊?庄将军死了?”这下连韩正都有点不可思议。

--------------------

收到消息的时候,庄璃正在给小玉包扎被王氏踩上的手,消息传来,她手中一抖,药瓶应声而碎。

“你说什么?”庄璃脸色苍白的问道。

“回禀大小姐,外面有将军的部下求见,说……说是将军为国捐躯。

”管家老泪纵横的说道。

“不可能,我不相信。

”庄璃说完这句话,立刻飞快的跑出房间,走到府邸门口,赫然发现门外跪着一地的将领,都是白布系头,表示哀悼。

“你们……你们说谎,我父亲他是英雄,他是战神,不会死的。

”庄璃边哭边说道。

“大小姐,您请节哀,雁门关一战,主帅与漠北苏老将军一起掉下山崖粉身碎骨,我们找了三天三夜才发现将主帅的尸首……可是,已经凌乱不全,所以我们就地火化,这是骨灰。

”说话的武老将军,他是父亲身边跟了十几年的副将,应该不会说谎。

庄璃颤抖了一下身体,差点当即晕倒,不过她勉强撑住,告诉自己不能在此刻倒下,因为她是庄将军的女儿,不能这么不堪一击。

庄璃颤抖的捧起黑色的骨灰匣突然放声大哭:“父亲,你骗人,你说过半月就回的,身为主帅,怎能说话不算数。”

见庄璃哭的如此痛彻心扉,武老将军不敢打扰,等她情绪平息了之后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庄璃:“大小姐,这是将军一个月前写好的,说如果他遭遇不测,要我交给你。”

庄璃缓缓的接过信封,上写——吾女庄璃亲启,那字迹,真的是父亲了,难道他一个月前就预料到自己要遭遇不测么?

庄璃抬起手臂擦拭了一下眼泪,缓缓的打开信封,上写:小璃,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证明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心里很多话想说,却有不知该从何说起,你因年幼丧母,所以一直在跟为父身份四处征战,吃尽了苦头,为父实在对不住你,可是,那是因为为父舍不得把你一个人放在家里,教你武功也是为了让你学会保护自己,这次出战跟漠北一决高下,我已抱着必死之心,所以提前写下遗书给你,就是怕以后再无机会。

看到这,庄璃已经泣不成声……

接下来为父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而你看完之后也要烧了信,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为父之所以给你取名叫庄璃,是因为离是离别,不过却不是因思念你的母亲,而是一个为父一生中最爱的女人,她……叫做许曼云。

看见许曼云的名字,庄璃心里一颤,许曼云?这不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名字么?难道父亲爱的是皇后娘娘?

庄璃带着疑惑又接着看下去,上写,二十多年前,我和曼云是青梅竹马的璧人,那时候我还不是将军,她也不是皇后,后来一次无意间皇上微服私访,见到了曼云便一见钟情,立刻下旨封为皇妃,后来她生下皇子就直接封为皇后。

而我也为了保护她,考取了武状元入朝为官,这一呆,便是二十二年……

曼云可怜我,把她的贴身婢女嫁给我,就是你的生母周氏,无奈我心里只有曼云,所以怠慢了她,直到她死,我才觉得愧对她,所以对你加倍疼爱。

目前为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曼云,后宫险恶,如今杜贵妃惯宠后宫,我怕她会陷害曼云母子,太子还年幼,所以还请女儿你为父亲保护好那对母子,为父感激不尽,欠你和你母亲的,只有来世再报。

望小璃你好好照顾好自己。

落款处清晰的写着——为父:庄庆年绝笔

庄璃看过信后,心里万分感慨,原来父亲一生最爱的竟然是皇后娘娘,他这一辈子都在保护那个女人,和那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

这一刻,庄璃为父亲守护着心爱的人而感动……虽然她是穿越来的,可是十多年的光景,她已经把自己当成庄璃,她就是庄璃。

按照父亲的吩咐,她把信烧毁……火焰燃起,王氏却突然冲过来大叫:“你休想毁掉你父亲的遗产。”

庄璃苦笑,原来这个女人以为是父亲交代怎么划分家产,真是可悲至极。

王氏扑过来,想要抢那封还没烧完的信,在马上就触手可及的时候,庄璃大手一挥,她立刻被弹出三米之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庄璃,你这个不孝女,你偷看你父亲遗命,想独霸家产,如今还对我这个姨娘动武,你简直不是人。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 第四章 神秘太子

庄璃冷冷的看着她:“我父亲刚死,尸骨未寒,你就想着分家产,到底是谁居心叵测,这是我父亲指名留给我的遗书,凭什么要给你看?”

“你看看啊,你们大家看看,这个不孝之女,是怎么对我这个姨娘的?”王氏干脆躺在地上耍赖不起来。

庄璃鄙视的看着她缓缓说道:“你别装了,你什么居心,我懂,不就想要家产么?你放心,我不会和你还有你的宝贝女儿抢,都给你们。

“此话当真?”王氏立刻从地上起来,拍了一下屁股上的灰尘,哪里有一点将军侧夫人的样子。

“当真,如今我父亲已死,我也不会留在将军府,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办,如今我只要我父亲骨灰,别无它求。

”庄璃一字一句的说道。

立刻所有人都是一愣,连韩正也是一愣,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如此的爽快和孝顺,只要父亲骨灰,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真是太潇洒了。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别跟外人说我们母女欺负你个孤女。

”庄蝶立刻接话道。

“你放心,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庄璃从不后悔。

”庄璃大义凛然的说道,她心里其实也是这样想的,父亲死了,她还守在这个将军府干嘛呢?以她的武功行走江湖已经没问题,她才不会留下和这对唯利是图的母女相伴。

“圣旨到,将军府听旨意。

“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公公在众人的搀扶下走出来。

庄璃和庄蝶王氏,还有还有人都立刻跪下听旨。

“近日传来噩耗,听闻庄将军为国捐躯,朕深表痛心,也对庄将军两个女儿深表歉意,所以朕决定即日起接庄家两女入宫与皇子公主们伴读,将军侧夫人王氏册封二品诰命夫人,居住将军府邸。

听到这,王氏立刻乐开了花,可是下一句,却又让她闭上了嘴。

“令赐王氏一块贞节牌坊,希望有生之年为将军守节。

”这下王氏傻眼了,她真的要守寡了。

“庄家两女请立刻收拾行囊,准备进宫。

”公公的声音极其的尖锐,在庄璃听起来很不舒服。

想到要进宫,庄璃想起了父亲的遗命,保护皇后,保护太子……可是她真的有那么大的能力么?

灵溪国的帝都已经够奢华,但是如果你看见了皇宫就觉得什么都是浮云,偌大的皇宫金碧辉煌的矗立在眼前时候,你也许会觉得这些都是不真实的,简直是梦境。

金色的盘龙雕塑,暗红的圆柱,无不象征着帝王家的权利与贵气,望着这一切,庄璃忽然明白为何自古那么多人都不惜白骨累累强夺帝王之为,原来都是禁不住这浮华的诱惑……

庄璃虽然以前曾经随父亲入宫过,但是这一次来感触还是不一样,毕竟这一次是长时间住下,听皇上的意思,是可怜她们满门孤寡,父亲又是为国捐躯,所以想给她们一些补偿。

庄璃是一个性子很淡薄的人,她不喜欢皇宫,是因为这里的人都是各怀鬼胎,早就听说宫中是最可怕的地方,杀人不见血,亡魂无数,所以这一次进来,她不知道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不过,她却没的选择。

与庄璃不同的是庄蝶,她几乎要乐开了花,一路上四处张望,因为她是庶出,所以从来没有入宫的资格,但是这一次竟然可以常住,她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有机会飞黄腾达了。

听说皇上有五个皇子,都未成婚,各个年少英俊,要是运气好,选对了一个,也许未来是皇妃皇后也说不定。

越想庄蝶越高兴,似乎把母亲的叮嘱都忘在了脑后……

她的母亲王氏其实算是最可怜的人,虽然得了二品夫人的称号,不过却是一个空头而已,皇上一个贞节牌坊就彻底把她打进了深渊,要想翻身只能靠女儿了,所以在庄蝶上车之前,王氏一再强调,一定要找一个大树,站稳脚跟,剩下的慢慢再说。

姐妹两个一个愁云惨淡还沉寂在父亲战死的噩耗中……一个已经开始展望未来,为自己规划灿烂人生,她们此刻不知道,多年以后,当她们再次站在这个皇宫时候,却已经是物是人非。

公公对她们很客气,也许是因为她们父亲的原因,进宫之后,先安排了一个厢房给他们姐妹二人休息,然后就忙别的去了。

庄璃放下行礼,没有心情打量这里的一切,只是脸色很苍白……对未来很茫然。

庄蝶则立刻从行礼中拿出自己的漂亮衣服,然后开始打扮,因为她觉得一会可能有机会见到皇上和那些皇子们。

果然不出所料,一刻钟不到,公公就带了口谕过来:“奴才奉皇上口谕宣二位小姐觐见。”

庄蝶立刻起身,遮不住一脸的兴奋劲,而庄璃只是无精打采的站起身跟着走出去。

皇宫的面积很大,大大小小总共有几十处院落,要是没有马车,走也的走好长时间,当然像庄璃和庄蝶这个级别的,还不够资格可以在宫内使用马车。

蟠龙殿一直都是皇上设宴的地方,无论是庆功,还是过寿,几乎都在这里,皇上呼延觉罗啸致已经年逾五十,庄璃听父亲说过,皇上是个平庸至极的君主,当初是太后扶持的傀儡皇帝,所以一直没有实权,只是每天吃吃喝喝,所以看来这次接她们进宫,也应该是太后的旨意。

正想着,已经到了大殿,庄璃庄蝶立刻都开始紧张起来,毕竟见到这么大场面的时候不多。

走进去,两女轻跪叩头,说着心里已经背的滚瓜烂熟的话:“臣女庄璃,庄蝶,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繁缛的礼节,却恰好是灵溪国人最看重的,不过在这种大场合,其他人不用拜见,只有太后皇上皇后才有这个资格。

皇上立刻抬手:“两个孩子快起来吧,你们父亲为国捐躯,其情可鉴,朕以后会把你们当自己的女儿一样抚养。”

听这话,庄蝶立刻喜上眉梢,和庄璃二人立刻谢恩:“谢皇上恩典。”

不过庄璃知道,此刻皇上说的话不过是给文武大臣看看而已,他要真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不必依靠自己的父亲保江山了。

起身之后,坐到了旁侧的圆垫上,庄璃这时才敢抬起头慢慢打量。

中间黄色龙袍那个是皇上,左边坐着一位面容清秀的老太,衣着华贵,眉宇间隐约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看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女权者蓝太后了,庄璃一直以为她一定是一个看起来气场很大的女人,可是没想到,她和普通的老太太一样,并没有太出色的地方,这不仅让庄璃有些失望。

皇上右手边的是身着大红彩袍,头戴金色凤冠的女子,这个女人只要你看了一眼,就会立刻被惊住,因为她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绝色容颜。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 第五章 皇后怜悯

庄璃心里忽然有些小激动,这个女人就是父亲爱慕了一生,甚至不惜用一生的时间去守护的女人,也是赫赫有名的灵溪国第一美女许曼云,许皇后。

就在庄璃还在赞叹许皇后的美貌时候,身边的庄蝶忽然嘤嘤抽泣起来……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足以响彻整个大殿……庄璃皱了下眉头,侧身看庄蝶,心想不知道这丫头又有什么坏主意,庄璃一向不喜欢这个妹妹和她的继母,因为她们的人品一直很有问题。

“小丫头你为何哭泣?“皇上没有发火,只是好奇,好端端的为何哭了?

庄蝶抬起头,露出一副弱不禁风楚楚可怜的样子,霎时,渗透了所有人的心,大家只觉得她真的很可怜。

庄璃轻轻叹了一口气,装哭一直都是庄蝶惯用的伎俩,她现在的演技可以媲美奥斯卡影后了。

“回皇上话,臣女只是觉得在这样的场合,很想念家父,如果要是为家父设下的庆功宴该多好,可惜……如今父亲已经不在,臣女很感慨,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太后娘娘和皇上念在臣女思念父亲的份上饶恕这一次。

”庄蝶立刻起身跪下边说边抽泣着,让在场所有人听着无人不被感动,有一些大臣的妻妾,更是频频落泪……

果然,皇上一时间也动容,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转头看了眼太后,太后心领神会感慨道:“丫头你父亲刚战死,思念本是正常,何罪之有,哀家和皇上都恕你无罪,起来吧。”

“谢皇上与太后垂怜。

”庄蝶低头谢恩,嘴角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哀家一直听说庄将军有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儿,不知你是哪个?”显然庄蝶刚才的举动成功的博得了太后的注意,所以太后竟然主动问起了她的名字。

庄蝶心里一甜,立刻回道:“回太后娘娘的话,臣女叫庄蝶,排行第二。”

“哦,原来是二女儿,果然聪明伶俐。

”皇上这时也插话道。

“谢皇上夸奖。

”庄蝶言语大方,却又不失礼,立刻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这时,皇后的下侧坐着的一个贵妇,突然开了口:“这小女儿怎么都知道哭泣思念父亲,大的怎么反而无动于衷了?”说着,众人的目光都向庄璃瞟来。

只见庄璃脸上果然没有泪水,也没有悲伤之色,很淡然……

刚才问话的这个女人,虽然屈居皇后之下,但是却不容小窥,因为她正是惯宠后宫长达二十年之久的杜贵妃,据说她的权利比皇后还要大,皇后现在只是一个摆设而已。

杜贵妃一说话,众人都立刻附合,频频质疑,这个大女儿怎么不哭泣呢?

庄璃见自己被推到风口浪尖,不回答不行,于是起身跪地回道:“回娘娘,臣女已经是悲痛至极,欲哭无泪,请娘娘明鉴。

”因为她现在不知道杜贵妃是什么身份,所以只能叫娘娘,因为看她的座位离皇后那么近,应该不是普通的嫔妃。

果然,一句话,说的杜贵妃无话可说……

太后点了点头:“说的好,你就是庄璃吧,听说你很小的时候就随父四处出征了,勇气可嘉啊,咱们灵溪国真是人才辈出。”

太后这样一句评价无疑是一顶大帽子,瞬间扣到了庄璃的头上,可惜她不是急功近利的人,于是立刻说道:“臣女惶恐,臣女只是跟父亲在一起习惯了,并无什么功绩,太后娘娘谬攒了。”

太后点了点头:“起来吧,还是个谦虚的孩子。”

庄璃总算松了口气,谢恩之后起来坐回座位旁,立刻被庄蝶不甘心的瞪了一眼,本来这场戏是她先导演的,只是为了自己能被大家注意。

现在倒好,连庄璃也引起太后的注意了,她真的气的半死……

这时,外门公公高喊:“大皇子到,二皇子到,四皇子到,五皇子到,六公主到。”

皇上哈哈大笑:“朕的这帮小崽子可来了,让朕好等。”

这时,四个皇子和一个公主立刻跪地请安,皇上立刻冲小公主摆摆手:“来,留香,来父皇这里坐。”

大家都知道皇上很宠爱这个小公主,因为皇上有五个儿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俗话说的好,物以稀为贵,所以自然就把这个小公主快宠上了天,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个小公主的生母正是后宫如今炙手可热的杜贵妃。

这时,太后突然冷冷的问了句:“太子呢?”

大家才注意到,原来这些皇子中没有三皇子,也就是当今的太子,怎么所有人都到了,单独不见太子呢?

庄璃也有些疑惑,因为她父亲的遗书里写明了,要她好好保护太子,可是现在她连太子面都没见到。

“母后,臣妾去找找看吧。

“一直没说话的皇后此刻显然坐不住了。

“哎呦,我说皇后姐姐,你怎么管教儿子的,这么大的场合说不来就不来了,这不是对死去的庄将军不敬么?”杜贵妃看热闹不怕事大,风言风语的说道。

只见皇后娘娘脸色已经很难看,皇上没有说话,不过脸色也不是很好,看的出,皇后娘娘并没有因为倾城的美貌而获得皇上的宠爱,看来,这争宠也不是只需要美貌。

“回父皇,母后,儿臣找了太子哥哥,但是他说他病了,不舒服,所以不能来。

”说话的是一个长相干净的少年,年纪也就十四五岁左右,言语间还有些稚嫩之气。

虽然在古代,十四五岁都已经是成年了,但是其实并没有成熟多少……

“幻儿,你说的都是真的?”皇上厉声问道。

听到皇上叫他幻儿,庄璃立刻明白过来,这个少年就是五皇子呼延觉罗幻,据说母亲是连妃娘娘,家族也是比较显赫的一位。

“幻儿,你要对你父皇说实话,不许撒谎。

”说话的女子面露担忧之色。

庄璃闻声望去,发现她就坐在之前那位质疑她的娘娘身边,估计应该是连妃了。

“母妃,我没说谎,太子哥哥是这么说的,他说他病了。

”幻被大家问的有些不耐烦。

没等皇上说话,杜贵妃噗哧一声笑了:“哎呦,真新鲜,太子说他自己病了?自己说能算么?要太医说才算,这些小孩撒谎也不看看时机。

“母后,皇上,也许羽儿他确实身体不适,臣妾先去看看情况,请勿怪罪。

“皇后娘娘立刻小心翼翼的说道。

太后白了一眼,没说什么,皇上点了点头:“去吧,要是病了,就请太医瞧瞧,没病的话就给我过来,别以为太子就有架子。

听皇上的口气,好像对太子并不怎么上心,望着皇后娘娘离去的身影,庄璃肯定,这次,太子就是没病也的装病了,因为来了,恐怕情况会更糟,至少那个妃子还会继续刁难,而看太后的意思,也没有想袒护太子。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 第六章 皇后召见

看来,帝王家的关系果然错综复杂……庄璃暗自忧伤,一是为自己已死的父亲,一是为前途迷茫的自己。

这时,忽然皇子中有一位气宇轩昂的走来庄璃面前问道:“你一定就是庄璃吧?“

“你怎么知道?”庄璃先是一愣,随后意识到自己失礼,立刻低下头赔罪:“请殿下恕罪,不知殿下怎么知道臣女就是庄璃?”

这位皇子豪爽一笑:“素闻庄将军之女庄璃不喜擦脂涂粉,更不喜欢穿靓丽颜色女装,眉宇间有一股英气,这些你都符合。”

庄璃立刻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臣女惶恐。

”今日的庄璃与庄蝶确实不同,她从来不化妆,脸庞却异常的清新,眉清目秀清水粉黛是她整个人独有气质,身上只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薄纱,事实上,她几乎除了白色衣服,没有其他颜色,早在军营已经习惯了,没想到,这样的小习惯,却被这个燕王了解的如此清楚。

这时,皇子似乎并不想就此结束,而是从一旁的桌案上,拿起一杯酒双手举杯说道:“这杯酒,是我呼延觉罗战以个人名义敬已故的庄将军和你,感谢你们父女二人多年出征边关,保家护国,庄将军是个真正的英雄,我很钦佩。”

听到眼前这个人是呼延觉罗战,庄璃不淡定了,她很早就知道这个皇子了,据说排名第四,是杜贵妃所生,深得皇上的器重,十三岁就曾独自领兵守护南疆国土,屡次和南疆倭寇交手从没败过,被百姓封为少年战神,更被皇上册封燕王,他是目前皇子中唯一有王位的一个,还有更离谱者传言,燕王将会取代太子,掌权天下。

“燕王殿下使不得,你这是折煞臣女。

“听到这个皇子是燕王,庄璃立刻婉言回绝燕王的敬酒,因为她觉得她真的受不起。

可是无奈燕王性格直爽,执意如此:“庄璃,你好歹也在军中呆了多年,应该知道,我们军人的性格都是直爽,既然本王有此意,你就不要拒绝了。

庄璃无奈,拿起酒杯回敬:“那庄璃就代父亲谢谢燕王殿下的美意了。

”说完庄璃端起酒杯,一仰而尽。

周围大臣见燕王都敬酒了,立刻坐不住了,也开始纷纷敬酒,说着一些客套话,庄蝶庄璃两姐妹似乎真的成为了这次宴会的焦点。

宴会结束前,皇上宣布把秋枫阁赐给他们二人住,出嫁前可以一直住在皇宫里,两姐妹立刻跪地谢恩。

酒足饭饱之后,二人被小太监带回住所,庄蝶讥讽一笑:“你知道今天质问你的那位贵妇是谁么?”

“不知道。

”庄璃一向不太愿意理会庄蝶,于是回答的也是不冷不热。

“哼,告诉你吧,那就是权倾后宫的杜贵妃,你惹了她,你就惨了,你没看出来,连皇后娘娘都怕她么?你就等着被收拾吧。

”庄蝶幸灾乐祸的说道。

庄璃不理会,继续整理自己的衣物……

忽然门口来了两个小太监,客气的问道:“请问哪个是庄璃小姐?”

“我是,有事么?公公。

”庄璃停下手中的活,疑惑的问道。

“我们是凤舞宫的人,皇后娘娘召见庄璃小姐,所以请跟我们走一趟。

”小公公显得很客气,说话也很小心。

“啊,好的,我这就去。

”对于皇后要召见自己,庄璃不意外,但是也没有预料到,如果真像父亲遗言所说,她和父亲是旧时,那么她召见自己,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见庄璃被召见,庄蝶立刻插话道:“公公,我也是庄将军的女儿,皇后娘娘没有召见我么?”

“没有,皇后娘娘只说要见庄璃小姐一个人。

”小公共如实的回道。

“哦。

”庄蝶失望的哦了一声,随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凤舞宫是历代皇后的居所,不过却离前殿偏远,庄璃足足走了半刻钟才到地方,虽然已经是下午,不过在夕阳的照耀下,这里还是很华贵。

在小太监的带领下,庄璃走进内殿,立刻跪地请安:“臣女庄璃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抬起头,让本宫看看。

”皇后的声音很好听,很柔美,丝毫没有一点敌意。

庄璃按命令抬起头,与皇后娘娘对峙的时候,竟然心跳的厉害,皇后娘娘眼中似乎有些动容:“恩,是很像,你跟他很像。”

庄璃不说话,却知道她说的人是谁……

“你是周氏生的嫡女吧,时间真快,一晃都这么大了。

”皇后娘娘有些自言自语,想当初周氏是自己的婢女,因侍奉自己多年,所以赐给了庄庆年,现在见到庄璃,皇后顿时觉得很亲切。

“回娘娘,家母正是周氏,不知娘娘召见臣女来所为何事?”庄璃是一个直性子,如果把她招来,不说事情,她心里就很不踏实。

“没事,本宫就是想和你聊聊,怎么,不介意吧?”皇后说着拉过庄璃的手,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不……不介意,陪娘娘叙话,是臣女的荣幸。

”庄璃有点紧张,她总觉得皇后娘娘美的有点让人窒息,难怪父亲为她耗费一生。

“小璃,他……他走之前,有没有说什么?”屏蔽了所有宫女之后,皇后娘娘柔声问道。

“没有。

”那封遗书,庄璃不想说,因为那是父亲对她的嘱托,她不想把保护皇后和太子的事情说出来,也是害怕皇后娘娘会误会她借机邀功。

“哦。

”皇后哦了一声,眼神中顿时写满失望……

“小璃,他和你的母亲很恩爱吧?”皇后娘娘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回娘娘话,臣女生下后,生母就因难产去世了,所以,这个问题,臣女无法回答你。

”庄璃不太明白皇后娘娘问这些干什么?

“哦,对,我都忘了,你母亲已经不在很多年了,那王氏呢?你父亲对她很宠爱吧?不然怎么会生下你的妹妹呢?”皇后慢慢的问道。

“这个臣女确实不知,因为我与父亲常年在边关,所以看不出父亲和姨娘的感情。

”不是庄璃不想说,是她真的没有什么可说,因为她很少在将军府。

“哦。

”又是一声哦,看得出来,皇后娘娘很惆怅。

这时,庄璃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据管家说,我父亲他对王氏只是有愧疚,当年因我母亲过世,父亲醉酒后一时出了错和姨娘在一起,为了补偿她,所以才立她为侧夫人的。”

“啊,是这样啊,其实……如果你母亲不死,他们如今也应该很恩爱。

”皇后缓缓说道。

“也许吧。

”在这么压抑的情况下,庄璃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皇后娘娘,不过看她现在愁眉苦脸的样子,也挺难受的。

“小璃,宫中险恶,你一切要小心,不要乱说话,也不要……不要去招惹杜贵妃,就是今天在宴会上质问你的那个女人,要是遇到什么困难,记得来找我,虽然我……并没有多大的地位,不过保你周全还是可以的。

”这是庄璃临走前,皇后对她的交代。

说实话,她很感动,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像娘亲一样关心过她,她忽然觉得也许皇后是对父亲有情的,又或者是因为自己的生母曾是她的贴身婢女,所以才对自己这么好。

“谢谢皇后娘娘怜悯。

”庄璃叩谢了恩典之后离开凤舞宫。

而这个时候,不甘寂寞的庄蝶却胆大包天的跑到杜贵妃那里告状了。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 第七章 公主刁蛮

而这个时候,不甘寂寞的庄蝶却胆大包天的跑到杜贵妃那里告状了。

--------------------

明月宫

“你说这些可是真的?”床榻上杜贵妃瞪着凤目问道。

庄蝶立刻回道:“臣女每一句话都是实情,请贵妃娘娘明鉴。”

“岂有此理,这个小贱人,刚进宫就想跟本宫做对,以为有那个窝囊的女人给撑腰就高枕无忧了么?做梦。

”杜贵妃拍案大怒。

“是谁惹了我的母妃生气啊?“留香公主边说边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留香公主就是皇上唯一的女儿,本名呼延觉罗香,年方十五岁,仅次于五皇子呼延觉罗幻。

因皇上和太后宠爱至极,所以刚出生不到半月,就册封为留香公主,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六公主。

庄蝶见公主来了,立刻跪下请安:“臣女庄蝶给留香公主请安。”

“你是谁?”看见母妃的寝宫有外人,留香公主立刻不悦的质问。

“臣女是庄将军的小女儿庄蝶。

”庄蝶立刻低声下气的回道,虽然她也不愿意这么摇尾乞怜,但是没办法,在她面前的这个女子,是她得罪不起的。

“哦,知道了,就是那个因死了父亲,被我父皇怜悯接进宫的两个孤女之一,是吧?”留香公主显然是年轻气盛,说起话来很难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庄蝶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立刻宛然一笑:“正是。”

杜贵妃见自己女儿无礼,也不责怪,看来这个留香公主一直都飞扬跋扈惯了。

“香儿,你来了。

”杜贵妃看见女儿立刻脸色好了很多。

“母妃,告诉香儿,是谁欺负你了,香儿就让他好看。

”留香公主一直与母亲关系很好,刚才进来时候听见母妃拍桌子,立刻询问事情原委。

杜贵妃脸色一沉:“还不是皇后那个贱人,老是背着我搞一些小动作,庄蝶刚才跟我说,皇后俏俏的召见了庄璃,也就是将军的大女儿。”

留香公主面娄疑色:“母妃,那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怎么惹得您如此生气?”

这时,没等杜贵妃说话,庄蝶立刻见机插嘴道:“公主您有所不知,本来我和我姐姐都是将军之女,可是为什么没有召见我,单独只召见姐姐了呢?”

被庄蝶这么一掉胃口,留香公主立刻也来了兴趣:“对啊?那是为什么?”

庄蝶立刻低声说道:“因为臣女是庶出,皇后娘娘和太子都是嫡出,所以他们一向看不起庶出的人,这不是摆明就要贵妃娘娘还有公主和燕王的难堪么?”

庄蝶一语双关,一下子带上杜贵妃的一双显赫儿女,留香公主本来就脾气火爆,哪里受得了这气,立刻火了:“什么?竟然有此事?那个贱女皇后,以为自己有美貌就了不起么?还不是被父皇冷落了多年,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很显然,留香公主没有把皇后娘娘放在眼里,立刻就要去凤舞宫大闹一场。

却被杜贵妃拉住:“香儿,你先别着急,虽然母妃也很厌恶那个女人,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要轻举妄动,不然落人口舌就不好了。”

“母妃,那您说怎么办,儿臣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留香公主气的小脸通红。

庄蝶立刻趁机进言:“公主,其实这件事不仅是皇后娘娘故意的,连我那个嫡出的姐姐也是如此,平时她在将军府就仗着自己是嫡出,看不起我,欺负我多年,恐怕她现在心里也里看不起公主和燕王殿下呢,没看今日燕王殿下敬酒,我那心高气傲的姐姐都不想喝么?”

本来今日对于自己儿子敬酒给那个臭丫头的事情,杜贵妃一直都在耿耿于怀,她不明白,战儿怎么对那个丫头如此尊敬,现在庄蝶这么一添油加醋,杜贵妃立刻忍不住了。

“哼,岂有此理,竟然藐视我杜秀心的儿女,活的不耐烦了。

”被庄蝶这么一挑拨,杜贵妃立刻又再次发怒。

留香公主起身说道:“母妃莫气,为了那等下贱之人生气不值得,待儿臣去收拾那个贱蹄子。”

说着留香公主就往出走,庄蝶立刻跟上:“公主,我陪你去。”

庄璃被皇后召见回来的路上正巧路过杜贵妃的明月宫,所以很轻易的被留香公主堵住。

“臣女给留香公主请安。

”庄璃立刻跪地请安。

没想到过了半晌,留香公主也不说平身,她只好一直跪着,这时,庄蝶忍不住笑道:“公主,我姐姐她武功高着呢,这点小把戏不不算什么的。”

庄璃抬起头,看见庄蝶在公主身后,立刻明白,又是这个女人嚼舌根了,于是面露怒色:“庄蝶,你又想干什么?”

可是,还没等庄蝶回答,留香上来照着庄璃就是一脚,由于庄璃会武功,所以这一脚并没有踢多远,只是她的身子向后偏了偏。

“大胆刁女,在本公主面前竟然如此放肆,你以为这是你将军府,让你为所欲为?”留香公主怒声喝到。

庄璃低下头:“公主恕罪,臣女知错。”

“臣女?谁要你称臣女的,告诉你,你父亲已经死了,以后在我们呼延觉罗家面前,你要自称奴婢,知道么?”留香公主显然刻意针对。

“公主,臣女父亲虽然已经不在人世,但是他的功绩却不可抹杀,皇上已经追封他为一品大元帅,我身为她的嫡出女儿,没道理自称奴婢,这……不合规矩。

”庄璃不服气的说道。

听了这话,庄蝶暗自笑笑,她就知道,公主刁难,庄璃一定会反驳,所以就等着看好戏了。

“你这个贱婢,竟敢反驳我的话,来人啊,掌嘴。

“留香公主吼道,身后立刻走出两个肥头大耳的嬷嬷走到庄璃前,刚要伸手,却被庄璃一掌拍飞。

留香公主立刻大怒:“你敢还手?反了,真是反了。”

“公主,臣女没有反的意思,只是公主无缘无故找臣女的茬,臣女不服,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没理由乱打人。

“庄璃是穿越来的人,所以思想还是比较现代,她当然不会和那些奴才一样逆来顺受,等着被虐,所以反抗也是情理之中。

留香公主冷笑:“打你还需要理由,告诉你,今天就算我砍了你,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御林军听命,把这个贱婢给本公主乱箭射死,本公主重重有赏。”

“是。

”周围的御林军听公主下令,立刻抬起弓箭对准这个身穿白衣还在为父亲守丧的孤女。

一时间气氛紧张极了,庄璃此刻手中没有兵器,进宫之前佩剑就被收走,所以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算她武功再高,只要弓箭手放箭,她也只能被眼睁睁的射成筛子。

正在这时,忽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香儿,你又在欺负人了?”

庄璃随声音回过头,发现说话的竟然就是今日敬酒给她的燕王殿下,身后还跟着众皇子,还有一位,她没有见过,不过却也能猜得到,因为那个人穿着和皇上同颜色的龙服,除了样式比较简单之外,几乎可以和龙袍媲美,不用问,这一定就是太子。

红妆皇妃再顾倾国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红妆皇妃再顾倾国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红妆皇妃再顾倾国全部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