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快游戏

你的贴身手游助手!

立即下载
Z 您现在的位置: > 沈浩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沈宁

沈浩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沈宁

2019-10-17 15:36:11来源:zzy发布:沈宁

沈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都市异能类爽作者沈宁,主角沈浩是怎么出场的。本站提供逍遥奇医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逍遥奇医精彩章节免费阅读:三年前,一腔桀骜离家!三年后,一段血仇归来!。。。。。。

沈浩大结局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by沈宁

《逍遥奇医》推荐章节免费阅读

第1章 归来

大雨滂沱,云层中雷声咆哮,一道道狰狞闪电撕裂长空。

公墓里,一座新碑前,跪着一个已经被大雨浇透的年轻男子。墓碑上的名字:沈宁。

望海名医沈逸洪长子。

沈逸洪有两个儿子,长子沈宁十岁就能给人治病开药,十六岁便进入了哈佛医学院深造,二十二岁满载荣誉归国。次子沈浩也不简单,十岁的时候还尿床,十六岁的时候沈二少的大名便已经响彻“公主圈”,几年后便被沈逸洪逐出家门,登报断绝父子关系。

两个儿子,一龙一鼠,传为佳话。

不过,沈家两兄弟感情相当好。沈宁谈了八年都已经到谈婚论嫁地步的女朋友仅仅因为说了沈浩一句败家子,结果沈宁登门退亲。国外留学还未毕业便已得到数十家世界顶尖医院的邀请,却因为父亲跟弟弟的关系水火不容,断然放弃大好前程回国。

“哥,你说过:有哥在,养你一辈子。现在弟弟回来了,说好的,养我的呢?”

沈浩这辈子没有流过泪,哪怕是被他的父亲羞辱打骂,沈浩都没有流过哪怕一滴眼泪。但是看到大哥墓碑上那张相片,沈浩哭的跟个孩子一般,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父亲将他逐出家门,登报断绝父子关系,沈浩头也不回的离开沈家,离开望海。

三年里,沈浩唯一愧疚的便是他的哥哥,一千多个夜晚里,多少次梦见当日\/他决绝离开时哥哥在后面追他车子的那令沈浩心揪起来疼的一幕。

“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老头的决裂,但我后悔将你夹在了我们两人之间,当年我不懂事,现在我才能够慢慢体会到,那些年你为我承受了多少。”

“你知道这三年我有多少话想要对你说吗?可是你……你……怎么就走了呢!”

“哥,你那晚对老头说:你沈逸洪可以没有这个儿子,但我沈宁不可没有这个弟弟。”沈浩泪水扑簌簌的流下来。“我沈浩何尝不是如此?我可以没有父亲,但不能没有你这个哥。”

“哥,弟弟想你了,回来吧!”

……

……

离开公墓的时候,雨势依旧,身影却不再软弱,眼眸中磅礴大雨都浇不灭的熊熊火焰。

浑身湿透的沈浩嘴里叼着电子烟,闲庭信步的在雨幕下行走。

门卫室的大爷看着他这小装\/逼\/样,都惊呆了。这么大雨,连把伞都没有,小步伐这么悠闲,还叼着根电子烟。要么是装\/逼,要么是傻\/逼。

谁会在公墓里装\/逼呢?嗯,那就是傻\/逼。

公墓的外面,路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

沈浩走到车旁,朝着车窗里看了一眼。车窗玻璃缓缓落下,里面一个戴着耳机的女孩子,面容精致皎白,五官粉雕玉琢,齐肩秀丽短发,嘴里嚼着口香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靠,我居然在这里等了你三个小时。”

“抱歉!”沈浩微微颔首,伸手要去拉车门。

“慢着,你就准备这样上我的车?我这座椅可是真皮的!”女子连忙的喊住了他。

“那要我脱\/光了上车?”

“算我倒霉!”女子连忙的挥了挥手。

沈浩微微一笑,拉开了车门,刚刚的上车,一包纸巾砸在了沈浩的脸上。

这个对沈浩分外嫌弃的司机是韩露,沈浩他哥沈宁的朋友,沈浩也见过几次。三年后再回来的沈浩,恰巧在机场的男洗手间撞到了她,这等缘分,不说了,临时司机走起。

“去哪?”

“你家!”

刚刚启动车子的韩露猛的一个急刹车,脑袋猛地向后一甩,表情很是丰富的看着沈浩:“下车,给我麻利的下车!”

“我刚回来,没地方住!”沈浩缩了缩脖子。“你也知道我的情况,我哥死了,这个城市我就没有家了!”

“那你也不能去我家啊?我一个女人,清白还要不要了!”

“清白,我以为你闯男厕所的时候就不要了呢。”沈浩耸耸肩,看到韩露那张脸狰狞的都扭曲了起来,沈浩幽幽的说道:“我会付房租的,至于清白问题,相信我,住你家里我更担心我自己的清白。”

韩露想赶他下车,但也知道这个沈浩跟他父亲势不两立,唯一一个疼他的哥哥也不在了,挺可怜的。

“算我倒霉,先收留你几天。不过,住我家里你可不能邋遢,我可是很爱干净的,做不到的话随时让你滚蛋!”

“好!”

到了韩露家,沈浩刚刚一脚跨进门,看到里面的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韩露,“很爱干净?”

屋子里遍地都是垃圾,易拉罐,啤酒瓶,不知道放了几天的泡面盒……

沙发上衣服堆得跟个山丘似的,地上也有,而且地上的衣服分布的很有规律,一部分散落的衣服朝着卧室的方向蔓延,另一部分朝着卫生间的方向蔓延。

韩露的脸一红,梗着脖子说道,“这都是假象,我是真的很爱干净!”

如果手中现在有一本字典,沈浩一定要好好给她普及一下干净的定义。

如果不是沈浩现在兜里连两百块钱都没有,他肯定宁可先去住一晚快捷酒店。

到了晚上,这才打扫干净了屋子,浑身都是汗的韩露,一边朝着卫生间走过去,一边就开始脱衣服,仿佛忘记了屋子里还有一个男人。

“清白!”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韩露浑身一哆嗦,这才想起沈浩的存在,姿势很是别扭的转身。沈浩看都不看一眼,走进了旁边的小房间,“我是个很正派的人!”

韩露低头看了看自己,t恤已经脱了,裙子也已经褪到了脚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正派个屁啊,老娘都脱这么多了你才提醒,这比脱\/光了好到哪里去吗?臭流\/氓!

房间里,整理好床铺的沈浩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

三年前沈浩还没有离开望海,便出了意外,从渡轮上跌落了长江。

冰冷刺骨的江水将沈浩吞噬,他本以为他必死无疑。但就在他被江水呛得奄奄一息之际,被一个正在江心闭关的女孩给救了,后来这个女孩成为了沈浩的师姐,彼时,沈浩才知道世界上竟真有修炼者存在,见识到了修炼者的神通之后,沈浩苦练三年,终于贯通圣脉,正式成为了一名修炼者。

不想,师姐却给沈浩带来了一个噩耗,大哥沈浩于三个月前被人谋\/杀。

这样的晴天霹雳,沈浩当即决定下山回乡,为兄报仇。纵使掘地三尺,血染长江,在所不惜。

师姐劝他,刚刚贯通圣脉,境界不稳,当务之急便是稳固境界,如若不然,千辛万苦贯通的圣脉可能会反噬沈浩的身体,修炼之门也会彻底关闭。

不能为兄报仇,不能让仇人血偿,他沈浩修炼的意义何在?

沈浩不顾劝阻,告别师门,回乡寻仇!

盘膝打坐,沈浩的丹田爆发出白色的耀眼光芒,犹如一个小太阳一般。慢慢的,一根拇指粗细的白色线条从这小太阳中向上蔓延出来,这便是圣脉。

圣脉有九根,沈浩这才贯通第一根,虽没有师父那移山填海的神通,但在这世俗之中,那也是少有对手了。随意的一拳,便可以打出五六百斤的威力。蓄足全力,可达千斤。

贯通第二根圣脉,俗世之中难觅对手。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 出手

屋子里虽然邋遢的跟个猪圈一样,但韩露洗澡却很勤快,晚上睡觉前洗一次,洗去一天疲倦,惬意入眠。早上起床洗一次,神清气爽迎接新一天。

韩露一如往常那般的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便开始脱衣服,走一路,脱一路,到了卫生间门口,刚好一丝不挂的走进去,美美的冲一个热水澡,神清气爽。一手拿着毛巾,光着脚丫子走出来,一边擦拭身上的水珠,一边看着自己脚丫子在地上留下可爱的水印。

忽然间,闻到一股香味,不对,她一个人住,哪来的香味?

也不对,她都忘了,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住。

毛巾猛然的捂住胸口,惊恐的抬起头朝着餐桌那边看去。

沈浩悠闲的坐在桌前,剥着鸡蛋,喝着小米粥。

“你刚才看到了什么?”韩露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我看到了一个把非礼勿视践行到现实中的大好青年。”沈浩头也不抬,淡淡的说道。

“真的?”

“你能够收留我,我就很感谢了。怎么能在你脱\/光衣服的时候偷看呢?我不是那种人。”沈浩很是正人君子的说道。“再说了,我当年看的已经够多了,对身材一般般的没兴趣!”

“你说谁身材一般般呢?”韩露当下的就不乐意了。“不对,你没看怎么知道我脱\/光了衣服?怎么知道我身材一般般?”

沈浩指了指地上的衣服,“我从厨房出来的时候看到一路的衣服,能解释我为什么知道你脱\/光了衣服吗?这冰箱上的便利贴,上面写着:胖子,管住嘴,体重破百了。”

“别说了!”韩露风风火火的冲进房间,换上了衣服,又风风火火的冲出来,撕掉了冰箱上的便利贴。再风风火火的冲进厨房,风风火火的拿出来了菜刀,凶神恶煞的威胁着沈浩:“你敢把我的体重说出去,我就砍死你。”

沈浩这才抬起头,嘴角含笑的看着她,“好的,胖子。”

韩露并不胖,一米七的身高,这样的体重胖吗?但女人是一个奇怪的生物,永远都觉得自己胖,永远都觉得自己需要减肥。

早餐之后,韩露去了店里,她在市区有一家药房。临走前,扔给沈浩一把钥匙,连话都懒得说一句,这就出门了。

沈浩准备去哥哥生前的医院去一趟,如果他想要了解哥哥的情况,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哥哥带的那个实习医生周映雪。

一个有着易红脸体质的清秀姑娘,稍微逗她两下,一张脸红的都要滴血一般,特别有意思的一个姑娘。那时候,把她撩的脸红也是沈浩的乐趣之一。周映雪的脾气也很好,偶尔沈浩过分了,她都被气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了,也绝对不会骂沈浩一个字,最多就是拿着手术刀满医院追着沈浩跑。

周映雪是哥哥最为信任的人,沈浩当年离开之后,哥哥沈宁也再也没有回过家,即使是老头找他,那也只能通过周映雪。

——

圣恩医院,望海首屈一指的私立医院。

沈浩安静的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等着周映雪,旁边的会议室里,周映雪正在参加一个会诊。

来的有点不凑巧,早知道的话,沈浩就先联系一下周映雪了。

而此时,一个病人被推回了病房,从这些人的低沉的表情来看,不是一个好消息,可能是手术失败了。

一个中年男子脸色惨白,浑身哆嗦,在别人的搀扶下,就坐在了沈浩的旁边。

“梁,梁,梁院长还没,还没过来吗?”

中年男子声音有点可怜的旁边扶着他的小四眼。

小四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一遍一遍的说道,“梁院长他们正在想办法!”

“想办法,想办法,总是在想办法,这办法到底在哪?”中年男子情绪失控的吼道。“我父亲这是寒毒复发,他们要是真的能够想到办法,会终止手术吗?”

“如,如果沈宁主任还活着,今天肯定不会这样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带着哽咽,听得让人心疼。

小四眼站在旁边,低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沈浩,听得他提到自己的哥哥沈宁,侧过头,看着这个情绪低落到近乎绝望的中年男子。

“沈宁?”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沈浩,小四眼抬起头看了沈浩一眼,点点头,“是啊,当初我们先生就是冲着沈主任来的,顾老年纪太大,一直在按照沈主任的要求调养了几个月,哪知道沈主任突然的走了。”

“是啊,没有人想到!”沈浩呢喃的说道,他根本就无法从哥哥沈宁的死走出来。

“沈主任要死晚死几个月那也好啊,说不定咱们老爷子今天这手术就成功了!”

沈浩眉头一皱,不喜欢听小四眼的这种话。

这个时候,一个白大褂从病房里出来,左右看了一下,朝着这边过来。

看到这个白大褂,中年男子那几乎绝望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希望,摁着自己拿哆嗦的双腿站了起来,“韩主任,怎么样?”

这个白大褂韩主任摇了摇头,“顾先生,我已经在电话中跟我老师刘教授汇报了顾老的情况,他也无能为力!”

刚刚站起来的中年男子再次瘫坐在了椅子上,“怎么会这样?刘教授可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

“顾先生,我能够体谅您现在的心情。但顾老现在的情况真的是回天乏术了。您看,需不需要将顾老接回去?”

中年男子整个人呆滞的坐在椅子上,眼神一片空白,久久说不出话来。

“先生,咱们将老爷子接回去吧,连刘教授都说没办法,那就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小四眼心疼的看着中年男子。

“区区寒毒就随便判人死刑,也好意思自称教授!”

忽然间,旁边传来了一道阴冷的声音。

韩主任眉头一皱,扭过头,看向说出这句话的沈浩。

“你可以侮辱我圣恩医院医术不精,但别侮辱我的老师。区区寒毒?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对医学一窍不通。”

沈浩站了起来,“如果我能治好呢?”

“笑话!都说了,我老师是这方面的权威,如果他都治不好,大话不敢说,整个望海市就不可能有人能够治好。你这个年轻人不开口还觉得你不错,怎么一开口那就是口出狂言呢?”

沈浩没有再理会他,而是看向了这位顾先生。

与此同时,顾先生也朝着沈浩看来,他现在已经是一片绝望,谁给他扔一个稻草,他都会拼命抓住的。

“你……你……你真的能治?”

“我说我能治,你信吗?”

“我……”

顾先生稍作犹豫,沈浩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请留步……我信,我信!”

一看到沈浩离开,顾先生急了,一边的喊一边踉跄的走过去。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 救人不治病

沈浩转过身,看着他,“我让你去准备元宝纸钱你可愿意?”

元宝纸钱?一听到沈浩这么说,顾先生也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的搭话。

“我看你就是在胡搅蛮缠,顾老现在虽然治不好,但是靠药物维持个一两天还是没问题的,你居然让顾先生去准备元宝纸钱?”韩主任怒道。“顾先生,我能够理解你想要救令尊的心情,但您可千万不能相信这种闲杂人等的疯话!”

“可否告诉我元宝纸钱用来做什么?”顾先生现在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有点哀求的看着沈浩。

“现在不行。你去买,我就治。”

“你若不买,顾老早晚用得着!”

“你……你这个人怎么说话的。”小四眼也急了。

沈浩的表情,那就是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按照他说的去做!”顾先生凝视着沈浩很久,妥协了。

“顾先生……”

“让你去就去!”

顾先生扭过头,低声的喝道。

小四眼这才不情愿的离开。

这时,不要顾先生开口,沈浩已经朝着病房走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韩主任赶紧打了一个电话,“梁院长,出事了,赶紧过来!”

打完电话之后,韩主任也跟了进去。

沈浩在病床前,打量着病床上嘴唇发白,脸上毫无血色的病人。

这会的功夫,梁院长几人也惊慌失措的进来了!

“顾先生,这是……”

“他能够救家父的命!”

“顾先生,您这是糊涂啊,顾老的寒毒那可是三十年的老病根了,一旦复发,神医还救不了啊!”梁院长急切的劝道。“现在顾老的情况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院长,还是去叫保安吧,这小子都让顾先生去准备元宝纸钱了。”韩主任皱着眉头看向梁院长。“这要是在我们医院出了这档子的事情,我们医院也脱不了干系的!”

“顾先生,你可以让这些人闭嘴吗?”沈浩不耐烦的说道。“自己没那个医术救也就算了,还不让别人救,这什么心态?医院连承担责任的勇气都没有谈何治病救人?”

“你……”

这个时候,沈浩一只手按住了顾老刚刚手术的位置,半昏迷的顾老脸色痛苦的哼了一声。

“老爷子,醒了啊!”沈浩语气轻松的说道。

“这情况我也得跟老爷子您说清楚,你已经被医院判了死刑,现代医学对您呢已经是束手无策。”

刚刚醒过来的老爷子看着沈浩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而病房里的顾先生跟医生们也是干瞪眼,怎么能跟病人说这种大实话呢?

“但是老爷子您运气也不错,遇到了我。”

沈浩一边的说,一边手指迅速的封住了顾老胸口的几个大穴。

看到沈浩那娴熟的手法,梁院长眼睛一亮。难道这小子真的能够救顾老一命?他知道,当年顾老身中寒毒就是有一位高人用类似的方式压制住了顾老致命的寒毒。只不过这需要高深的内力,而这小子,也就是二十来岁,怎么可能有这么深的内力?

“老爷子,接下来会有点疼,能忍住吗?”

顾老虽然痛苦,但意识已经恢复了大半,“放心吧,老头子我当过几十年兵,大伤小伤无数,什么阵仗没见过?多疼老头子我都忍得住,放心吧,一会我不会哼一声的!”

“好!”

沈浩竖起了大拇指,紧跟着就开始替老爷子祛除寒毒。手掌贴在老爷子寒毒郁结的位置,精纯的灵力输送进老爷子的身体。

梁院长眼睛再次一亮,没错,当年那位高人也是先封印住穴位,使得寒毒不能扩散,然后将手掌贴在顾老寒毒郁结的位置,用内力将寒毒压制住。

当年那位高人可是五十年的内力才勉强的将顾老体内霸道的寒毒压制住,难道这小子也能够做到吗?

梁院长有点不相信,但他也挺期待的,如果这小子真的能够创造奇迹,压制住顾老的寒毒,那就是真的把顾老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没几秒钟,信誓旦旦绝对不会哼一声的顾老,喊得跟杀猪一样。

身体这般虚弱的状况下居然还能够喊得如此大声,这说明得有多疼。

“梁院长,顾老都痛苦成这样了,他的身体根本撑不住的!”韩主任催促的看着梁院长。“这小子哪里是在救人,分明就是在害人!”

顾先生见到自己的父亲这般痛苦,那也有点动摇了,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自己父亲痛苦成这样。顾先生也看向梁院长,这时的他,需要一个专业的意见。

“顾先生,或许他真的可以!”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梁院长,这梁院长居然相信这个来路不明的骗子?梁院长难道不知道如果顾老这样的死在医院,他们医院也得承担责任的。

“老爷子,你这……”

倒是沈浩,一副鄙视的眼神看着老爷子。

“太痛苦了!”顾老咬着牙,浑身都是湿汗。

顾老的寒毒在内脏郁结的时间太久了,想要一下子将寒毒完全的拔出来,沈浩时没问题,但是顾老这状态怕是吃不消。

沈浩突然的收手,顾老那蜷缩抽搐的身体猛然放松下来,一动不动。

顾老不会死了吧?

看到顾老没有了动静,所有人都愣住了,这时候是不是得先抓住这小子?

“舒服!”

忽然间,一道声音,吓得所有人都心脏一抽。

只见顾老动了一下,紧跟着便听到了顾老的鼾声。

这个时候,沈浩拿起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幸不辱命!”

“你压制住了顾老的寒毒?”梁院长迫不及待的问道。

顾先生也希冀的朝着沈浩看来。

“不是!”沈浩淡淡的摇了摇头。“顾老的寒毒爆发一下子便蔓延到了五脏六腑,他这样的年纪压住也没有用!”

梁院长有着些微的失望,是他抱太大的希望了,这小子如此年轻怎么可能有着能够压制寒毒的内力呢。

“既然你不是压制住了顾老的寒毒,说什么大话可以救顾老性命?”这时候,韩主任发难了。

沈浩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难道我将顾老的寒毒逼出来不行吗?”第3章结束

第4章开始

第4章 再遇周映雪

什么?

一听到沈浩这么说,刚才还有些失望的梁院长猛然的抬起头。

“你将顾老的寒毒逼出来了?”

这怎么可能?当年那位五十年内力修为的高手都做不到,你怎么可能做到?这得需要多高深的内力?

“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沈浩眉头一皱。“但是顾老太让我失望了,喊得跟个杀猪似的,我怕他吃不消,所以也就停了下来!”

“……”

“那我父亲现在……”

“活个一两年那是没问题的,我虽然没有将他寒毒全都逼出来,但蔓延到其他脏器的寒毒已经被逼出来了,现在也就剩下病根的位置,这寒毒郁结的时间太长,想要将病灶位置的寒毒逼出来会很痛苦。”

“太好了!”顾先生激动的眼泪都出来了。

“寒毒如果不能全部驱除,那也只是治标不治本而已,谁都知道寒毒还是会扩散的。用顾老的身体差做借口,这不觉得有点可笑吗?”

此刻的这位韩主任,摆明了就是见不得沈浩成功把顾老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沈浩笑眯眯的看着他,比起一个中指,“你行你就上,不行别逼逼。你一个主任宣判死刑的病人我救回来了,这就把你酸成这样了?”

“有这个本事酸我,你有这个本事治吗?”

韩主任被沈浩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干瞪眼。

“顾先生,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恰好这个时候,出去买元宝纸钱的小四眼到了门口,一看到小四眼,顾先生连忙的说道,“买回来了,买回来了!”

他父亲这条命已经救回来了,还需要这玩意干什么啊?

“之前四眼说的那句话我很不爱听!”沈浩目光冰冷的看着顾先生。“麻烦你们带着这些元宝纸钱去给我哥沈宁好好的赔不是!”

沈宁?

他哥沈宁?

这个时候,顾先生想起了之前小四眼埋怨的说过:“沈主任要是晚死几个月那也好啊,说不定咱们老爷子今天这手术就成功了!”

原来他是沈宁的弟弟,这句话的确有点冒犯人了。

“一定,一定。这是应该的!”

顾先生连忙的点头。

“好,我还有点事!”沈浩径直走出去。

“沈浩!”

沈浩刚刚走到门外,身后的梁院长喊了一声,沈宁的弟弟,梁院长便知道他是谁了。

“刚才听你说,如果顾老的身体能够承受的住,你就可以将他的寒毒全拔出来,是这样吗?”

“是!”沈浩扭过头看着梁院长。

“那你何时方便再次给顾老治疗?”

“看缘分!”

——

敲了敲周映雪办公室的门,里面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请进。

推开门,桌前穿着白大褂齐刘海的周映雪下意识的抬起头,朝着门口看来。两人对视一眼,周映雪明显有点愣住了。

旋即,惊喜的冲了过来,兴奋的抓着沈浩的双臂,“沈浩,你回来了啊,这三年你都去哪了,怎么跟人间蒸发一样!”

“周医生,矜持一点,我看你这样子都控制不住想要亲我了!”

沈浩很是嫌弃的将身体往后仰。

周映雪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白了沈浩一眼,这才松开了手。

“可惜,沈主任不在了。要不然他知道你回来……”

周映雪欣喜的神情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没有沈宁便没有她,沈宁是她的主任,是她的老师,也是她的哥哥。

“我就是为我哥的事回来的!”沈浩淡淡的说道。“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顺便聊聊我哥的事。”

“好!”周映雪拿起手机一看,也是中午了。“走,去哪?”

“医院食堂吧!”

周映雪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沈浩,这张脸是沈浩没有错,但沈浩会说去医院食堂吃饭吗?医院食堂的饭菜在沈浩的口中可是比猪食还难吃的。

看到周映雪这反应,沈浩耸耸肩,“我是不会承认我连请你去医院门口小饭馆吃饭的钱都没有的,我只会说我是怀念你们医院食堂的饭菜了!”

噗嗤,周映雪直接没忍住。

“这还是当年的沈二少吗?”

“你也不是当年的周医生!”

沈浩的目光,瞄着周映雪的胸部。周映雪注意到沈浩这流氓的双眼,小脸再次红透,嗔怒,“流氓!”

“我看的是你的胸牌,都住院医生了,的确不一样了嘛,想什么呢!”

“算你编的合格!”

周映雪翻了一个白眼,一边的并肩走着,周映雪一边询问沈浩这三年都干什么去了。

走廊里,被沈浩怼的一肚子怨气的韩主任看到两人有说有笑的背影,顿时更加的恼怒,他是奈何不了沈浩,但沈浩旁边的周映雪可以。

吃饭的时候,周映雪看了沈浩一眼,忍不住的问道。

“沈浩,你找过雨家了吗?”

“还没,我刚回来,第一个找的就是你。”

周映雪欲言又止,沈浩急了,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周映雪咬着嘴唇,这才说道,“你哥哥死后,坊间有传闻你哥哥留下了遗嘱!”

沈浩去夹菜的筷子停在了半空,一双眼眸凝视着周映雪,“我哥哥知道有人要杀他?”

“这只是未经证实的流言。”

沈浩眉头紧皱,倘若这遗嘱是真的,哥哥会把遗嘱交给谁?肯定是雨家,所有人都知道哥哥沈宁跟雨家的关系。

周映雪或许是觉得沈浩是沈宁遗嘱的受益人,所以她把这个流言告诉了沈浩。只不过沈浩对哥哥的遗产没有兴趣,他回来是报仇的,不是继承遗产的。

“不过,你还是先别去找雨家了,你大哥死后,雨家就致力于修复跟你父亲的关系,就连你大哥下葬,雨绘山都没有出现!”

沈浩沉默,他知道人走茶凉,但雨绘山这般对大哥沈宁,沈浩不敢相信。

这时周映雪的手机响了,看了手机之后的周映雪不怎么的开心。

“怎么了?”

“一个病人欠了医院的钱,主任居然让我去找病人讨要!”

病人欠治病的钱,这并不罕见,谁给病人开的后门谁去要钱这也合情合理,但从周映雪的反应来看这明显不是她的病人,那就怎么都轮不到周映雪去了!

周映雪脸色很是难看,但还是鼓起勇气的回复:“韩主任,这不是我的病人,……”

语音发出去周映雪就眼巴巴的看着手机,等待着回复。可是等来的确是韩主任那咆哮怒吼的电话:“周映雪,你这什么态度?给你撑腰的人已经死了,现在我是科室主任,这就是我安排给你的任务,你要是不把钱要回来,那就从你的工资奖金里扣。你要是对我工作安排的有不满,可以去找梁院长投诉!”

不等周映雪说话,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周映雪气的脸都红了,嘴里呢喃着,“太过分了,不就是主任嘛,凭什么这么的欺负人!”

不满归不满,委屈归委屈,周映雪不得不去做,她在医院里没背景没后台没资历,那就只有挨欺负的命。第4章结束

第5章开始

第5章 谁是张大牛

电话里韩主任的声音沈浩听的一清二楚,给周映雪撑腰的是谁?他哥哥沈宁,对一个死者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找梁院长便是了!”

“可别,千万别!”周映雪连忙哀求的看着沈浩。“主任可是圣恩医院的老人,就是梁院长也拿他没有办法,我要是真的去跟梁院长告状,他会整死我的!”

沈浩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周映雪,“别告诉我这个差事你准备接了?”

“去试试呗,不然能怎么样呢?让他扣我的工资吗?”

周映雪委屈,但她也没辙,不敢得罪这个韩主任。

“你还是跟三年前一样的好欺负!”沈浩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

周映雪贫穷出身,软弱自卑,不敢得罪人。所以容易受欺负。可是都来圣恩医院四年了,早就应该进步了啊!

周映雪撇了撇嘴,“那时候欺负我最多的就是你!”

“我欺负你没问题,但是别人不行!”沈浩很是霸道的看着他。“去哪要债?我跟你一起去,就你这胆小软弱的性格,别人一瞪眼你都得吓哭!”

不等周映雪说话,沈浩已经站了起来,一副命令的口吻,“有车吗?”

“有!”

等到周映雪的车过来接沈浩时,沈浩忍不住的又想要教训她了,圣恩医院的医生待遇那可是全市所有医院顶尖的,她周映雪在里面工作四年,交通工具居然还是一辆雅迪。

“你肯定是喜欢雅阁的外观奥迪的内饰所以买了雅迪吧?”沈浩很是嫌弃。“你说你成天骑着电瓶车,标榜医生待遇的圣恩医院对此没有意见吗?”

“我就住在医院附近,电瓶车方便!”周映雪苦兮兮的看着他。“要汽车干嘛啊,浪费钱。”

得,沈浩也懒得说她。

只是去开个电瓶车去讨债,总感觉气势上弱了一点。

拖欠医药费的病人留下的地址居然是一家酒吧!

本来就胆小的周映雪,一看到来的地方是酒吧,那就更加的害怕了,这种地方的人惹不起。

“不进去也行,也是有两条路可以走的,要么跟梁院长反应,要么的从你的工资里扣!”

沈浩看到她打退堂鼓,幽幽的说道。

周映雪站在门口,大口大口的深呼吸,这两条路都是不行的。

“进去,试试。”

“不过,沈浩,一会听我的,你可不能乱来,这种地方的人别去招惹!”

周映雪有点担心的看着这个沈二少,以前他是沈二少,打架闹事有个哥哥帮他擦屁股。现在他就是沈浩,不能像之前那样了。

而且,他是来帮忙的,周映雪也不能让他出事。

“你是来要医药费的,又不是来抢地盘的!”沈浩白了她一眼。“一会进去找到人,如果对方不给钱,拍桌子大喊一声:不给钱我就死给你们看。没人愿意为难你一个女人的!”

“是吗?”周映雪看着沈浩,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的推门进去。

沈浩赶紧跟在身后,进去之后,沈浩先喊了一声:“张大牛!”

这个时候酒吧还没有营业呢,几个赤着胳膊的社会青年在里面喝着啤酒打着牌。

一听到有人喊张大牛,其中一个浑身肥膘的男子站了起来,嘴角横肉抽动,“哪个不要命的玩意,老子的大名也是你喊的吗?”

这就是欠医药费的张大牛?周映雪一看到对方那猛张飞的样子,顿时的就泄气了。

沈浩在后面推了她一下,“记住我刚才教你的,一鼓作气!”

周映雪再次的深吸一口气,向前了两步,使劲的挤出那可怜的杀气,“我是圣恩医院的周映雪,你欠我们医院的医药费呢!”

这个张大牛一咧嘴,那凶狠的样子就秒杀周映雪挤出来的杀气。“圣恩医院居然派一个娘们来要医药费?”

周映雪梗着脖子,走到张大牛旁边的桌子前,手抬得老高,用力的拍下去,可是手刚下去到一半,觉得这样拍下去会很疼,突然收力,轻轻的拍在桌子上。

沈浩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出息。

“你今天不给钱,我就,我就……”周映雪按照沈浩叫她说的,可是说到一半,忘记后面是什么了。

“你就什么?”张大牛歪着嘴看着周映雪。

“我就哭给你看!”周映雪梗着脖子说道。

沈浩现在是真想哭给周映雪看,而且还是跪着哭给周映雪看。

张大牛大笑的看着周映雪,“姑娘,回去吧,牛哥我是凭实力赖账,你要不到的!”

“哦!”周映雪顿时就怂了,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沈浩实在的是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前拦住了周映雪,“进步了,至少没有真的哭出来!”

“可是我现在真的想哭。”

沈浩都感觉到周映雪害怕的浑身在哆嗦。

“交给我了!”沈浩安抚的说道。

“沈浩,别乱来,你看他长得多吓人,一看就是社会人,我们还是回去吧!”

“相信我!”

沈浩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发揉的一团乱。周映雪整理自己头发的时候,沈浩已经朝着这个长得很吓人的张大牛走了过去。

“牛哥是吧?”

张大牛狞笑的看着沈浩的小身板,“是我!怎么?她找你来讨账的吗?就你这小身板,趁着牛哥还没有动手之前赶紧滚出去!”

“牛哥痛快点把钱给了,我们自然会滚!”

张大牛咧着嘴,扬起了拳头,威吓的看着沈浩,“钱没有,拳头倒是有,你要么?”

一看到张大牛扬起了拳头,周映雪吓得赶紧过来拉住沈浩,“沈浩,别要了,我们走吧,他要动手了!”

“小子,想要充英雄是吧,但是牛哥这里可不是你充英雄的地方!”张大牛大笑着说道。“惹得牛哥这拳头不高兴了,那可就惨了。”

沈浩没被张大牛吓着,只是很无奈的看着死死抓住他手臂的周映雪,“这钱不想要了?我这可是在帮你,有你这么丢人的吗?”

周映雪摇了摇头,不撒手,“别,你要是被打伤了,我还得给你承担医药费!”

“……”沈浩满头黑线。“为什么你觉得伤的是我不是他呢?”

“你说呢?”周映雪白了沈浩一眼。“他这手臂都快比你的腰粗了,你就别逞能了,这是医院的钱,犯不着把自己给搭上去!”

“你就不能尝试对我有点信心吗?收拾这样的傻大个,我真的没问题!”

“傻大个?”张大牛的嘴角抽搐。

沈浩很是抱歉的看着他,“牛哥,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侮辱你,实话实说而已!”

“小子,你今天想走都走不了了!”

张大牛羞恼,眼神中闪烁着狠辣,的一拳朝着沈浩的脑袋砸过来。

沈浩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反手擒拿,一脚踢在张大牛的膝盖后弯处,张大牛单膝跪地,身体弓着。

“我他娘的弄死你!”

张大牛一声咆哮,想要挣脱,偏偏的怎么都挣脱不了。倒是沈浩稍微用点力,张大牛便痛的哇哇叫。

“哥几个,干死他!”

张大牛痛苦的嘶吼。这时候,其他的几个社会人操起桌子上的啤酒瓶,就朝着沈浩招呼过来。

沈浩一脚踹在张大牛的屁股上,张大牛狗啃屎一般的扑了出去。

只见沈浩朝着这几人走过去,一拳一个,全部放倒。

看到这一幕,周映雪惊呆了,三年不见这个沈二少怎么这么厉害了?

“我弄死你!”

这个时候,张大牛抱起一张桌子朝着沈浩抡过来,沈浩回身一脚,桌子直接被踹碎,张大牛也被踹飞了出去,撞在吧台上。

沈浩二话不说走过去,一把揪住张大牛的头发,拖着张大牛走到旁边的啤酒箱旁,拿起一个啤酒瓶,干脆利索的砸碎在张大牛的脑袋上。

“你他么的死定了,我老大不会放过你的!”

“你老大去医院看病也得交钱!”沈浩一边的说,一边拿起另一个酒瓶在张大牛的脑袋上开花。

“小子,我特么的跟你没完!”

第三个酒瓶子在张大牛的脑袋上开花。

“我给钱,我给钱!”

张大牛哭着求饶,刚才的嚣张狠厉顿时全无。

沈浩站了起来,拍了拍手,很是抱歉的鞠躬,“牛哥,早点拿钱也不用遭这么大罪了!”

拿着钱从酒吧出来,沈浩很是淡定,对他来说,收拾这几号人物,真的没什么骄傲的。不过刚才吓得都快要哭的周映雪,此刻激动的脸都红了,攥紧了小拳头,“沈浩,你怎么这么厉害了?难道这三年你是去了少林寺?”

“……”

沈浩无语,少林寺那种地方学功夫都费劲,何况修炼之术。

逍遥奇医在线免费观看完整版,继续阅读逍遥奇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逍遥奇医全部章节

Copyright © 2017-2019 www.6103.com All rights reserved 6103下载网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6103下载网

6103下载网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