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不许温柔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唐如夕慕向夜小说全文

小说主角是唐如夕慕向夜的小说叫做《红尘不许温柔殇》,作者是晓梦,红尘不许温柔殇唐如夕慕向夜小说第十八章节完整阅读:所有的不得已,换来的只是一场错过,谁的红尘谁的温柔,只成殇。...
红尘不许温柔殇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唐如夕慕向夜小说全文

红尘不许温柔殇精品推荐章节在线

第1章 放开我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指尖蘸着酒液,轻轻写下这一句,唐如夕的眸中已经蓄满了泪水,映衬着窗外的雨幕一片模糊。

“哐啷……哐啷……”雷声响起,震得门窗一直在响。

她却犹自不觉,只怔怔的看着手机里的视频发呆。

视频中俊美无俦的男子轻搂着怀中的女子,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下去……

“唐如夕,你在看什么?”忽而,一道黑影罩住了桌子上的字,熟悉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

不等唐如夕反应过来,手机已经被甩到了迎面的墙壁上,摔的四分五裂。

“放开我……”唐如夕挣扎,可很快就被慕向夜扛到了肩上,直到被甩到客厅冰凉的茶几上的时候,她才恍然惊醒,“慕向夜,你放开我……”

晚了。

什么都晚了。

伴着雷声和她的呜咽,直到她昏死过去,慕向夜都没有半点温柔,没有半点怜惜……

“太太,你醒醒,快醒醒。”耳边传来吴嫂着急的低唤,唐如夕缓缓睁开了眼睛,才发现全身如同散了架般的痛。

“几点了?”唐如夕转身看向窗外,雨声淅沥在窗前,这雨笼罩的整个世界都是阴霾,一如她的心。

“十点多了,太太,你发烧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唐如夕抿了抿干涩的唇瓣,“不了,你去药箱里拿感冒药和退烧药给我就好了。”

“太太,你从前从来都不吃药的,还是去医院让医生看了后再决定吃什么药吧。”吴嫂一听说她要吃药,便有些慌了。

唐如夕轻轻摇头,“不必了。”她从前一直不肯吃药,是担心自己怀上了慕向夜的孩子,影响孩子的健康。

可经历了昨晚,她真的不想再要他的孩子了。

从今天开始,她不止是要吃感冒药退烧药,还要多吃一种她从前最不想吃的药,那就是避孕药。

她不爱慕向夜了,再也不爱了。

都是她不好,当初就不该主动的去追求他。

结果,那一晚直接被喝醉的他失去了自己的第一次。

她一直记得那天清晨,慕向夜静静的伫立在她的床前,一字一顿的说:“我可以给你婚姻,却给不了你爱情,你接受就结婚,你不接受我会给你一张支票,从此,分道扬镳。”

她想,他既然都说可以娶她了,将来就是两个人朝夕相处的日子,不管他多不爱她,她总能捂热他的心,让他爱上她。

却没想到,这一捂就是三年,三年也没有捂热他的心。

三年了,他除了每个星期例行公事般的与她有一次夫妻之实外,从来都没有那种本应该属于夫妻间的互动。

他出差,身边带着的是旁的女人。

他参加宴会,身边带着的也是旁的女人。

甚至于他回慕家,身边带着的还是旁的女人。

除了给了她一张结婚证,让她衣食无忧以外,再也没有什么了。

她总以为他不爱她,也不爱旁的女人,她就还是有希望的,毕竟,慕少是T市公认的换女人如同换衣的男人。

却不曾想,三年了,他依然不爱她。

那便,她也不爱他好了。

 

第2章 见不得光的

吴嫂不动,“太太,药箱里的药都过期了,还是不要吃了,好吗?”

唐如夕挣扎着起身,下床,趿上了拖鞋到了柜子前,披了一件风衣,系上扣子,便打了伞出去了。

雨不大,无声的打在身上伞上,让她有种不是天空在流泪,而是她在流泪的感觉,淅淅沥沥。

盛唐世家的别墅区里没有药店,出了别墅区,最近的药店也在一公里之外。

唐如夕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满是泥泞的路上,时不时的有车经过,她只管低着头,看着鞋尖发呆,反正这一条路,一直走一直走就对了。

不记得走过了多少次,只记得路的尽头就是普通的住宅区,车水马龙,超市生鲜,好不热闹。

她喜欢那里人间烟火的气息,比盛唐世家的别墅有人味多了。

忽而,有车迎面驶来。

车开的飞快,还没临近,就溅起了地上水洼里的水喷了她一身。

唐如夕下意识的抬头,才一看过去,就怔住了。

视线与驾驶室里男子的目光先是绞在一起,随即就是男子飞一样的驶过她,也再一次的溅了她漫身的雨水。

冰凉的水珠轻轻滴下,唐如夕怔怔停下。

脑子里全都是慕向夜在发现是她时狠踩油门的那一瞬间,他故意的,故意的溅了她一头一脸的水。

呵呵,她真是不懂了,不爱就不爱吧,又何必这般羞辱她。

还有,她耳朵里是怎么也挥之不去的他身边副驾上的那个女孩张扬的笑声。

她知道那女子是在嘲笑被溅了雨水的她。

可于她,一点也不好笑,只有情殇。

唐如夕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药店前的。

仿如行尸走肉般的她,一路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雨越下越大,她拢了拢身上的风衣,合上了伞,进了药店。

“小姐,请问哪里不舒服?要什么类型的药?”

唐如夕徐徐走到药架前,“感冒药和退烧药,还有,避孕药。”最后三个字出口的时候,她能明显的感觉到店员的眼神。

仿佛是认定了她是小三一样。

只有小三是见不得光的,是不能怀孕的,所以才需要时时刻刻吃避孕药的。

好在,另外一个店长迎了上来,“小姐,我来向你推荐一下可以吗?”

“好。”她淡淡的,三年没吃药了,每次不舒服都是硬撑着,她都不知道什么药适合自己了。

很快的,店长就向她推荐了三类药,感冒药和退烧药都不贵,选的是那种效果好又便宜的药,不过避孕药店长建议用不损伤失身体的。

唐如夕采纳了。

想起慕向夜车子里的那个女人,他都把女人带回家了,她暂时还是不要回去好了。

就在隔壁的小吃店里叫了一份抄手,唐如夕慢腾腾的吃完,接了一杯水,把药一一的吃下,身子也终于暖了过来。

手机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她随手拿起,看到慕向夜的名字,手微微一颤,不过还是接了起来,“有事?”

 

第3章 我们离婚吧

“家里来客人了,你回来陪一下。”那边,响起了慕向夜淡冷的声音,从前她只觉得好听,此刻却只觉得都是讽刺。

“哦,就是刚刚车里的那个女人是吗?”唐如夕忍着心底里的刺痛,语调温婉的问到。

“是,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掖着藏着的了,是建成集团的千金小姐骆雪美,当下,慕氏与建成集团正处于合作当中。”

“我知道,骆小姐的父亲还在昨天的建成集团发布会上当众宣布很中意你这个未来女婿呢,我知道的。”

昨晚上,她喝酒的下酒菜就是慕向夜吻着骆雪美的视频,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她想,那个女孩就是化成灰她都能认出来的。

“唐如夕,你什么意思?”慕向夜声音冰冷的低吼了过来,极为不耐的感觉。

“慕向夜,我们离婚吧。”借着雨声,唐如夕轻轻的说到,仿佛在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话语。

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等了三年等来的这个结果,决定时,心有多痛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曾经有多爱,如今,就有多痛。

手机那端一下子静了下来,静的,她依稀可以听见慕向夜低低浅浅的呼吸声。

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她都仿佛嗅到了他身上的邪魅的让她曾经着迷的气息。

喜欢他,就嫁了。

如今不爱了,那就离婚。

她有她自己的尊严,无关其它。

“慕向夜,你不出声,我就当你是默认了,让你的人拟一份离婚协议,你放心,我什么也不要,我净身出户就好。”生怕慕向夜不答应似的,唐如夕急忙加了这一句。

“就因为我带了个女人回家?”手机那端,终于传来了慕向夜质问的声音,还质问的理直气壮,似乎好象,她要跟他离婚就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似的。

轻轻的一笑,“不是。”他身边有过那么多的女人,她不可能只因为其中一个女人而想要与他离婚。

“那为什么?”慕向夜的呼吸忽然间加重的感觉,让唐如夕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

他居然还敢问她。

“慕向夜,因为我不爱你了,所以,我们离婚吧。”许是因为慕向夜不在眼前,唐如夕才能说的如此的顺畅,否则,她怕她对上他的眼睛的时候,一定不敢说出来。

“休想。”随着一声低吼,手机那端只剩下了盲音。

一阵风吹来,吹开了唐如夕手里的伞滚落到了地上,一时间,她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雨帘和那一声声的‘休想’。

唐如夕有些懵,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慕向夜既然不爱她,为什么还不肯放过她呢?

呆呆的站在雨中,身上的风衣早就湿透,雨水沿着脸颊滴落,伞早就不知道随着风雨飘去了哪里。

直到汽车喇叭刺耳的声音,才终于让她清醒了过来。

温透的风衣勾勒着她玲珑的曲线惹眼在风雨中,她怔怔的看着面前熟悉的车,一时间有些不可置信,“向夜,是你吗?”

可当冲过去,当刚停在她面前的兰博基尼打开车门后,所有的欣喜一下子顿去。

车是慕向夜的车,可是停车下来迎她的却不是慕向夜。

第4章 雨一直下

是展风,慕向夜的特助。

从慕向夜的衣食住行到慕氏集团的大小工作事务,展风都有参与。

甚至于,展风还比她更清楚慕向夜的生活作习和饮食习惯。

哪怕是慕向夜的穿搭,也都是展风在打理。

而她,只能透过那些网上流传的关于慕向夜与旁的女人的视频才知道他的喜好。

呵呵,真够讽刺的。

一把伞撑在了唐如夕的头顶,展风一手撑着伞,一手脱下了身上的外套直接披在了唐如夕的身上,“太太,雨大,我送你回去。”

一股温暖的气息拂来,可这原本应该独属于慕向夜的权利,如今却被展风行使了。

唐如夕身子一僵,随手拿下了展风的外套,“我不想回家,你回去复命吧。”

“太太,不是慕少让我来接你的,是我听吴嫂说你感冒了发烧了,一个人走路出来买药不放心,就出来接你的,你如果不想回家,不如,我送你去酒店吧。”展风说着,眸光掠过了一身湿的唐如夕,三年了,她还是三年前的样子,瘦的惹人怜惜。

“不需要。”下意识的,唐如夕此刻特别的反感慕向夜的人。

说完,她抬步就走。

没有目的地,只是随意的往前面走去。

雨一直下,打在身上夹杂着冷风,让她瑟缩了一下,真冷。

“太太,你这样……”展风一个箭步追上来,伞重新落在唐如夕的头顶,而他自己则是半个身子都置身在了雨帘之中。

迎上展风的视线,唐如夕终于发现了不妥,她全身都湿透了,这样子‘原形毕露’的走在马路上,哪怕这个时候下雨了路上人不多,可路两边的店铺里的人都是能看到她的。

眼看着她迟疑了一下,展风重新把才接到手的外套又披到了她的身上,“走吧,就去前面那家酒店。”

唐如夕随着展风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一家四星级的酒店,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当务之急是不要让自己这个‘形象’落在人前就好了。

披着展风的外套,唐如夕狼狈的走进了酒店,展风才要上前替她订房间,就被她拒绝了,“我自己来。”

“好吧。”展风无奈的看着她打开了随身斜挎的防雨小皮包,拿出身份证和银行卡订了房间,这才道:“太太还发烧吗?”

“好象还有点。”她冷,那很冷的感觉告诉她她是在发烧,这也是发烧最大的体现。

“有没有量过体温?”

唐如夕摇了摇头,便往电梯间走去。

展风紧跟了上去,一直把她送进了房间,才又道:“我去买个体温计,还有替换的衣服,太太,你冲个热水澡,然后打电话给总台,那边会准备姜糖水和吃的上来。”

“展风,谢谢你。”她从前见过展风很多次,不过这个男人一向话少,每次都是亦步亦趋的跟在慕向夜的身后,很少与她这样说过话。

而她,一直认定自己生病时守在自己身边的人应该是慕向夜,却不想今时今日居然是慕向夜的特助展风,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可笑。

却可笑的让她只剩下了伤感。

~~~~~~~~~~~~~~~~~~~~~~~~~~~~~~~~~~~~~~~~~~~~~~~~~~~~~~~~~~~~~~~

 

第5章 送我回家

温热的水涤荡在身上,唐如夕闭上了眼睛,这一刻,真想身边那个为她忙前忙后的男人是慕向夜。

不知道是不是水雾的作用,恍惚中就觉得那个男人出现了,就在眼前。

身子一轻,唐如夕下意识的朝着男人扑倒而去,这一倒,整整一夜。

醒来,已是隔天。

雨停了,风住了。

唐如夕环顾周遭,才恍然发觉这不是她昨晚订的酒店房间,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告诉她,这里是医院。

她正迷糊的时候,门开了,展风走了进来。

“太太,你醒了,要不要吃点东西?”

唐如夕的目光落在展风手里的食盒上,有食物的香气飘出来,惹得她肚子咕咕直叫。

真的饿了。

昨天一整天只吃了一碗抄手,根本不顶饿的。

可,不管肚子怎么抗议,她都不想吃,“不要。”抬手摸了摸额头,不烫,而她已经不象昨天那样觉得冷了,“我好了,你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有些意外是展风把她送进了医院。

也有些囧。

她好象是昏倒在了酒店的浴室了,如果真是展风送她来的医院,那展风是不是看到了她的身体?

还是是他叫的女服务员把她抬进房间的?

只是这些,面对展风,她有些难以启齿。

既然感觉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就出院吧。

“太太,你怀孕了,昨天在浴室里一摔动了胎气,还是在医院观察一天吧。”

“你说什么?”唐如夕一下子呆住了,这怎么可能,她等了三年都没怀上慕向夜的孩子,这昨天才一提出要跟他离婚,居然就怀上了。

老天爷这是在跟她开玩笑吗?

“已经一个多月了,一早的检查一切都好,不过医生建议你再留院观察一天。”

这一下,唐如夕听得清清楚楚,她真的怀孕了,“他知道吗?”

这个他,指的自然是慕向夜。

展风迟疑了一下,抿了抿唇,这才低声道:“慕少他……他有点忙。”

唐如夕一下子坐了起来,下床,穿鞋,拿过自己的包,然后就穿着病服往门前走去。

“太太,你这是要去哪里?你有什么需要告诉我,我来办。”展风追上去,就要拦住唐如夕。

唐如夕却仿佛没有听见似的,直到展风拦在了她面前,她才停住了脚步,“手机给我。”她要去找慕向夜,她不想展风通风报信,直觉告诉她展风的支支吾吾一定是因为此时此刻慕向夜正在做着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哦,好……好的。”接收到唐如夕的目光,展风虽然顿了一下,不过还是把自己的手机交给了唐如夕。

“送我回家。”

“太太……”

“送我回家,否则,你不用跟着我了。”

“好……好的。”展风只得同意了。

唐如夕坐进了慕向夜的兰博基尼,算起来她跟他除了结婚那天去办结婚证她坐过他的车以外,后来再也没有在除了别墅以外的地方同框过。

手落在椅背上,她知道他忙起来的时候,每次都是展风开车他坐在后排的位置上处理工作。

此刻,她就坐在他最喜欢坐的位置上,感受着他身上残留在这车里的气息,忽而,就不想离婚了。

~~~~~~~~~~~~~~~~~~~~~~~~~~~~~~~~~~~~~~~~~~~~~~~~~~~~~~~~~~~~~~~

 

第6章 一片咸涩

她怀孕了,她不想孩子一出生就在一个单亲的家庭里。

所以,她现在迫不及待的要见到慕向夜,她要把她怀孕了的事情告诉他,既然他昨天都没有同意离婚,那今天,应该更不会同意了吧。

想着,唇角轻勾起一抹笑意来,她等这一天等了这么久,如今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熟悉的小区。

熟悉的柏油马路。

熟悉的别墅。

唐如夕下了车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别墅。

身后,展风站在车门前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眸中一片晦涩。

“亲爱的,咱们换间卧室好不好?我不喜欢在你跟唐如夕睡过的床上。”唐如夕的手才落在卧室的门上,就听见里面传出来了这一句话。

骆雪美,她记得这个声音,视频里那个风情万种诱惑着慕向夜当众吻了她的女人。

化成灰,她都记得。

“呃,她根本不配跟我在床上做,亲爱的,我告诉你,她就是一个贱货,只喜欢在地板上茶几上洗手间阳台那样的地方,所以,这张床上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乖,让我吻你……”

紧接着,就是刺耳的挥也挥之不去的喘息声。

唐如夕身子晃了一晃,如果不是靠到了墙壁上,只怕早就倒在了地上。

呵呵,她的确是一个贱货,贱的明明知道他不喜欢她,还任由他要了她的第一次,甚至还犯贱的非要嫁给他。

可她只是嫁给了他,她并不喜欢在地板上在茶几上在洗手间在阳台……

从来都不喜欢。

那不过是因为他喜欢而已,而她,每次反抗了也都是无果。

每个星期,他都会在那样的地方要她一次,不管她如何的反抗都无效。

眼泪,一颗一颗的沿着眼角滴落,落在唇际,一片咸涩。

原本属于她的床上,此刻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场景。

她怔怔的听着,一秒一分,不曾动过分毫。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的过去了。

卧室里的战况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而她的眼眸早已干涸,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门开了,一袭吊带睡衣的的女人闪了出来,“亲爱的,饿死了,等我喂饱了肚子再来喂你。”

刺耳的女声就在耳边,两条白生生的腿明晃晃的就在眼前。

以前她看过慕向夜与旁的女人的视频,最多就是到了吻的地步。

她常常想,他只是与那些女人逢场作戏罢了。

只要没有亲眼看到他与旁的女人在一起的画面,那就不是真的。

一定不是真的。

却是到了此刻,唐如夕才知道从前的她是有多么的自欺欺人。

突然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唐如夕一下子站起了身。

许是站的猛了,再加上一动不动几乎凌迟般的坐了两个小时,这一起身,漫身都是小星星般的麻痛。

“啊?谁?”骆雪美应该是没有想到眼前会突然间多出来一个人,吓的一声惊叫。

“唐如夕。”唐如夕轻轻三个字,目光淡然的看向骆雪美,这一刻,居然是心如止水般的感觉,随即一个转身,甩手一个巴掌挥了出去。

~~~~~~~~~~~~~~~~~~~~~~~~~~~~~~~~~~~~~~~~~~~~~~~~~~~~~~~~~~~~~~~

 

第7章 从此,再也不见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伴着的还有慕向夜吃惊诧异的眼神,“唐如夕,你敢打我?”

唐如夕身形微晃,唇角是如花一般的笑意,这一巴掌,终于让她稍稍舒服了些微,“慕向夜,我是犯贱呢,不过你更犯贱,我喜欢在地板上在茶几上在洗手间在阳台上,可你每次都那么的配合我,呵呵呵,你比我更犯贱。”

“唐如夕,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不关向夜的事,是我非要来你家的,本来只是想要做客,谁知道你不敢回来招待我,我就只好等到现在了,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这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罢了,你要是怨,就怨你自己夜不归宿,甚至还给向夜戴绿帽子,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打向夜?”

绿帽子?

她何曾给慕向夜戴过绿帽子?

不不不,从来都没有。

眼看着她吃惊的一步步后退,骆雪美一步上前,“怎么,有种做没胆子承认吗?你昨天都有种的跟野男人开房了,就没种承认吗?”

开房?

唐如夕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指的是展风?”

她只是要去那家酒店换换衣服洗个热水澡,只是因为感冒发烧而已,可到了骆雪美的嘴里,居然就变成了与野男人开房。

“你承认就好。”骆雪美冷嗤了一声。

轻轻抬头,唐如夕坚定的道:“我没有。”

“你说你没有就没有吗?向夜,既然是她要离婚另结新欢,那就不是你不仁不义,让她净身出户好了。”骆雪美说着,娇软的身子就靠到了慕向夜的怀里,低低软软的说到。

慕向夜这个时候也不演戏了,微一俯首就在骆雪美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道:“好。”

“可是我……”突然间,唐如夕猛然想起自己怀孕的事情了,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了。

她从小就无父无母,是奶奶把她带大的,所以,她一直的心愿就是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是有父亲有母亲的。

“怎么,你自己打电话说要离婚的,现在又想反悔了?原来你说话从来都不算话的。”骆雪美狠瞪了她一眼,恨不得直接把她推到栏杆外摔到楼下摔死才好的表情。

那是唐如夕早就习惯了的眼神,似乎好象,慕向夜的每一个新欢都喜欢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不过,从前他哪一个新欢都没有带到家里来,独独这个骆雪美是特别的例外的。

不止是带到了家里,还在她的床上足足做了两个多小时……

她怔怔的靠在栏杆上,一时间有些迟疑了。

如果不是这个时间节点上知道怀孕了,她绝对转身就走,从此与慕向夜天涯是路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忽略骆雪美的喋喋不休的唐如夕终于抬起了头,眼看着骆雪美还要说什么,她忽而再一抬手,狠狠的打在了骆雪美的脸上,“闭嘴。”

那猝不及防的一下,让不甘心的骆雪美抬手就打了回去,唐如夕身形一侧,利落的避过,随即轻声道:“一人一巴掌,这样你们就更般配了,慕向夜,我等你的离婚协议,从此,再也不见。”

~~~~~~~~~~~~~~~~~~~~~~~~~~~~~~~~~~~~~~~~~~~~~~~~~~~~~~~~~~~~~~~

 

第8章 你才小姐

转身而走的背影纤细,孤单,落寞。

但是,更多的却是坚定。

落在小腹上的手是在告诉肚子里的宝宝,就算他没有了父亲,可是还有她这个母亲,她会把可能缺失给宝宝的父爱合并成她的母爱一起给宝宝。

她不是郐子手,她不会去做流产去做杀掉自己孩子的事情。

“慕向夜,你放开我,她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她,杀了她。”身后,是骆雪美在慕向夜的怀里哭喊着。

“放心,一会我就派人去拟离婚协议,等她签了就去民政局,雪美,如果你愿意,可以跟着一起去,与她办完离婚,我们就领结婚证,好吗?”

慕向夜的声音是真的很好听,一如既往的好听。

可是好听的只是他的声音,对于他说出来的话,渣的唐如夕都有些后悔了,应该再多打他两巴掌的,还有,她应该早与这个男人离婚的。

这样的不要脸的男人,她居然还幻想着他能给她一个幸福的家,她从前真是脑子有病了才会那样以为。

唐如夕坚定的走出了这幢别墅。

真的净身出户了。

除了身上斜挎包里的证件,她什么都不要。

“太太,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一直等在外面的展风迎了上来。

唐如夕这才想起骆雪美所说的她和展风的开房事件,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她已经上了T市的热搜榜了。

不想成名来的如此容易。

“太太,你怎么了?”眼看着她的身形摇摇欲坠,展风上前,扶住了她。

“没什么。”原本流的干涸的眼泪,莫名的又流了出来,原本只想干净的离婚,现在想来是不可能了。

展风一眼就瞥见了她手机里的内容,先怔了一下,才道:“对不起,昨晚上一直照顾你,刚刚手机被你拿走,我一直都不知道网上的讯息,我这就派人处理。”

“不用了。”已经没有意义了。

澄清不澄清,她都要与慕向夜离婚了,而现在的慕向夜估计再也不会给展风任何权力了吧。

那些八卦的新闻记者在知道是展风‘绿’了慕向夜后,也不会帮展风了。

“唐如夕,你真无耻,你还没与向夜离婚呢,居然敢在向夜的面前就与这个野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唐如夕转身,原本要挣开展风的,此时却不想挣了,既然担了虚名,那就担到底吧,“呵呵,总比你不要脸的在我面前做滚床单表演好多了,知道的你是骆家的千金大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茶馆的小姐呢。”

她不是卑劣,只是实话实说。

慕向夜与骆雪美荼毒她耳朵的那两个小时,历历在耳,只怕会成为她一辈子的梦魇了。

“唐如夕,你才小姐。”

“呵呵,网上只有我和展风的开房视频,如果我再那贴子下面把你刚刚和慕向夜一起的音频发上去的话,你猜广大网友们会不会听出你骆家大小姐的声音呢?还是你现在赶紧找个地方改变一下声带,或者把你从前有声音的扩散出去的音频全都删掉,不然,只怕骆大小姐就要出名了呢。”

比狠而已,她若不想,她从不狠,她若想,也可以毫不逊色。

第6章 一片咸涩

她怀孕了,她不想孩子一出生就在一个单亲的家庭里。

所以,她现在迫不及待的要见到慕向夜,她要把她怀孕了的事情告诉他,既然他昨天都没有同意离婚,那今天,应该更不会同意了吧。

想着,唇角轻勾起一抹笑意来,她等这一天等了这么久,如今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熟悉的小区。

熟悉的柏油马路。

熟悉的别墅。

唐如夕下了车就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别墅。

身后,展风站在车门前静静的看着她的背影,眸中一片晦涩。

“亲爱的,咱们换间卧室好不好?我不喜欢在你跟唐如夕睡过的床上。”唐如夕的手才落在卧室的门上,就听见里面传出来了这一句话。

骆雪美,她记得这个声音,视频里那个风情万种诱惑着慕向夜当众吻了她的女人。

化成灰,她都记得。

“呃,她根本不配跟我在床上做,亲爱的,我告诉你,她就是一个贱货,只喜欢在地板上茶几上洗手间阳台那样的地方,所以,这张床上我跟她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乖,让我吻你……”

紧接着,就是刺耳的挥也挥之不去的喘息声。

唐如夕身子晃了一晃,如果不是靠到了墙壁上,只怕早就倒在了地上。

呵呵,她的确是一个贱货,贱的明明知道他不喜欢她,还任由他要了她的第一次,甚至还犯贱的非要嫁给他。

可她只是嫁给了他,她并不喜欢在地板上在茶几上在洗手间在阳台……

从来都不喜欢。

那不过是因为他喜欢而已,而她,每次反抗了也都是无果。

每个星期,他都会在那样的地方要她一次,不管她如何的反抗都无效。

眼泪,一颗一颗的沿着眼角滴落,落在唇际,一片咸涩。

原本属于她的床上,此刻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场景。

她怔怔的听着,一秒一分,不曾动过分毫。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的过去了。

卧室里的战况才渐渐的停了下来。

而她的眼眸早已干涸,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了。

门开了,一袭吊带睡衣的的女人闪了出来,“亲爱的,饿死了,等我喂饱了肚子再来喂你。”

刺耳的女声就在耳边,两条白生生的腿明晃晃的就在眼前。

以前她看过慕向夜与旁的女人的视频,最多就是到了吻的地步。

她常常想,他只是与那些女人逢场作戏罢了。

只要没有亲眼看到他与旁的女人在一起的画面,那就不是真的。

一定不是真的。

却是到了此刻,唐如夕才知道从前的她是有多么的自欺欺人。

突然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唐如夕一下子站起了身。

许是站的猛了,再加上一动不动几乎凌迟般的坐了两个小时,这一起身,漫身都是小星星般的麻痛。

“啊?谁?”骆雪美应该是没有想到眼前会突然间多出来一个人,吓的一声惊叫。

“唐如夕。”唐如夕轻轻三个字,目光淡然的看向骆雪美,这一刻,居然是心如止水般的感觉,随即一个转身,甩手一个巴掌挥了出去。

~~~~~~~~~~~~~~~~~~~~~~~~~~~~~~~~~~~~~~~~~~~~~~~~~~~~~~~~~~~~~~~

 

第7章 从此,再也不见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伴着的还有慕向夜吃惊诧异的眼神,“唐如夕,你敢打我?”

唐如夕身形微晃,唇角是如花一般的笑意,这一巴掌,终于让她稍稍舒服了些微,“慕向夜,我是犯贱呢,不过你更犯贱,我喜欢在地板上在茶几上在洗手间在阳台上,可你每次都那么的配合我,呵呵呵,你比我更犯贱。”

“唐如夕,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不关向夜的事,是我非要来你家的,本来只是想要做客,谁知道你不敢回来招待我,我就只好等到现在了,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这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罢了,你要是怨,就怨你自己夜不归宿,甚至还给向夜戴绿帽子,所以,你有什么资格打向夜?”

绿帽子?

她何曾给慕向夜戴过绿帽子?

不不不,从来都没有。

眼看着她吃惊的一步步后退,骆雪美一步上前,“怎么,有种做没胆子承认吗?你昨天都有种的跟野男人开房了,就没种承认吗?”

开房?

唐如夕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指的是展风?”

她只是要去那家酒店换换衣服洗个热水澡,只是因为感冒发烧而已,可到了骆雪美的嘴里,居然就变成了与野男人开房。

“你承认就好。”骆雪美冷嗤了一声。

轻轻抬头,唐如夕坚定的道:“我没有。”

“你说你没有就没有吗?向夜,既然是她要离婚另结新欢,那就不是你不仁不义,让她净身出户好了。”骆雪美说着,娇软的身子就靠到了慕向夜的怀里,低低软软的说到。

慕向夜这个时候也不演戏了,微一俯首就在骆雪美的脸上亲了一下,随即道:“好。”

“可是我……”突然间,唐如夕猛然想起自己怀孕的事情了,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肚子里的孩子了。

她从小就无父无母,是奶奶把她带大的,所以,她一直的心愿就是自己的孩子一定要是有父亲有母亲的。

“怎么,你自己打电话说要离婚的,现在又想反悔了?原来你说话从来都不算话的。”骆雪美狠瞪了她一眼,恨不得直接把她推到栏杆外摔到楼下摔死才好的表情。

那是唐如夕早就习惯了的眼神,似乎好象,慕向夜的每一个新欢都喜欢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不过,从前他哪一个新欢都没有带到家里来,独独这个骆雪美是特别的例外的。

不止是带到了家里,还在她的床上足足做了两个多小时……

她怔怔的靠在栏杆上,一时间有些迟疑了。

如果不是这个时间节点上知道怀孕了,她绝对转身就走,从此与慕向夜天涯是路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忽略骆雪美的喋喋不休的唐如夕终于抬起了头,眼看着骆雪美还要说什么,她忽而再一抬手,狠狠的打在了骆雪美的脸上,“闭嘴。”

那猝不及防的一下,让不甘心的骆雪美抬手就打了回去,唐如夕身形一侧,利落的避过,随即轻声道:“一人一巴掌,这样你们就更般配了,慕向夜,我等你的离婚协议,从此,再也不见。”

~~~~~~~~~~~~~~~~~~~~~~~~~~~~~~~~~~~~~~~~~~~~~~~~~~~~~~~~~~~~~~~

 

第8章 你才小姐

转身而走的背影纤细,孤单,落寞。

但是,更多的却是坚定。

落在小腹上的手是在告诉肚子里的宝宝,就算他没有了父亲,可是还有她这个母亲,她会把可能缺失给宝宝的父爱合并成她的母爱一起给宝宝。

她不是郐子手,她不会去做流产去做杀掉自己孩子的事情。

“慕向夜,你放开我,她居然敢打我,我要杀了她,杀了她。”身后,是骆雪美在慕向夜的怀里哭喊着。

“放心,一会我就派人去拟离婚协议,等她签了就去民政局,雪美,如果你愿意,可以跟着一起去,与她办完离婚,我们就领结婚证,好吗?”

慕向夜的声音是真的很好听,一如既往的好听。

可是好听的只是他的声音,对于他说出来的话,渣的唐如夕都有些后悔了,应该再多打他两巴掌的,还有,她应该早与这个男人离婚的。

这样的不要脸的男人,她居然还幻想着他能给她一个幸福的家,她从前真是脑子有病了才会那样以为。

唐如夕坚定的走出了这幢别墅。

真的净身出户了。

除了身上斜挎包里的证件,她什么都不要。

“太太,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一直等在外面的展风迎了上来。

唐如夕这才想起骆雪美所说的她和展风的开房事件,拿出手机一看,果然她已经上了T市的热搜榜了。

不想成名来的如此容易。

“太太,你怎么了?”眼看着她的身形摇摇欲坠,展风上前,扶住了她。

“没什么。”原本流的干涸的眼泪,莫名的又流了出来,原本只想干净的离婚,现在想来是不可能了。

展风一眼就瞥见了她手机里的内容,先怔了一下,才道:“对不起,昨晚上一直照顾你,刚刚手机被你拿走,我一直都不知道网上的讯息,我这就派人处理。”

“不用了。”已经没有意义了。

澄清不澄清,她都要与慕向夜离婚了,而现在的慕向夜估计再也不会给展风任何权力了吧。

那些八卦的新闻记者在知道是展风‘绿’了慕向夜后,也不会帮展风了。

“唐如夕,你真无耻,你还没与向夜离婚呢,居然敢在向夜的面前就与这个野男人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

唐如夕转身,原本要挣开展风的,此时却不想挣了,既然担了虚名,那就担到底吧,“呵呵,总比你不要脸的在我面前做滚床单表演好多了,知道的你是骆家的千金大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哪个茶馆的小姐呢。”

她不是卑劣,只是实话实说。

慕向夜与骆雪美荼毒她耳朵的那两个小时,历历在耳,只怕会成为她一辈子的梦魇了。

“唐如夕,你才小姐。”

“呵呵,网上只有我和展风的开房视频,如果我再那贴子下面把你刚刚和慕向夜一起的音频发上去的话,你猜广大网友们会不会听出你骆家大小姐的声音呢?还是你现在赶紧找个地方改变一下声带,或者把你从前有声音的扩散出去的音频全都删掉,不然,只怕骆大小姐就要出名了呢。”

比狠而已,她若不想,她从不狠,她若想,也可以毫不逊色。

~~~~~~~~~~~~~~~~~~~~~~~~~~~~~~~~~~~~~~~~~~~~~~~~~~~~~~~~~~~~~~~

 

红尘不许温柔殇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红尘不许温柔殇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红尘不许温柔殇全部精彩内容